北大名人的母亲们(毛泽东、蔡元培、鲁迅、俞敏洪、撒贝宁...)

北大光华高层管理教育2020-09-29 15:08:00

5月8日
母亲节


母亲

母亲卑微如青苔   

庄严如晨曦   

柔如江南的水声   

坚如千年的寒玉   

举目时 

她是皓皓明月   

垂首时 

她是莽莽大地

(作者:洛夫)

世上有一部永远写不完的书,那便是母爱。


今天是母亲节,我们推出了几位不同时期的北大名人和母亲的故事。故事中,有温暖,有坚毅,有悲伤,有无奈......而这,都是母爱。


谨以此文,祝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毛泽东母亲
善良的文七妹


毛泽东的母亲文素勤,在同族姐妹中排行第七,人称文七妹。文七妹没有念过书,但佛教思想对她影响很深。忍耐、慈悲、布施、平等,在她身上有着鲜活的反映。作为普通的农村妇女,文七妹一生操劳家务、抚养儿女、纯朴善良,对穷苦人极富同情心,经常接济贫苦乡亲。饥荒年,穷人乞讨,她更是多加布施。


对于母亲,毛泽东十分敬重,他曾在给同学的信中说:“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利己不损人的,损己以利人的,我的母亲便属于第三种人。”母亲去世后,毛泽东万分悲痛,用泪和墨写下了《祭母文》和两副灵联。“吾母高风,首推博爱。远近亲疏,一皆覆载。恺恻慈祥,感动庶汇。爱力所及,原本真诚。不作诳言,不存欺心……”表达了对母亲深深的孝敬之情。


(毛泽东于1918年秋至1919年春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


“学界泰斗”蔡元培的母亲
独自撑起一个家


“我母亲是精明而又慈爱的,我所受的母教比父教多,因为父亲去世时,我年纪还小。”这是蔡元培《传略》里的一段话。


蔡元培小时候,父亲因病身亡,面对家庭的不幸,蔡元培的母亲周氏婉言谢绝亲戚朋友的资助,独力支撑起门户。她宁愿典押衣物,克勤克俭,也不依赖他人生活。蔡元培曾经说过,他宽厚待人的性格来自父亲,不拿人家东西、不随便讲人家坏话的美德则得力于母亲的垂教。

每当夜幕降临,母亲周氏燃起昏暗的油灯,蔡元培和兄弟们围坐在桌旁,开始紧张的夜课。母亲周氏陪在桌前,督责蔡元培兄弟们勤学苦练,第二天清晨,周氏又提前叫醒他们:“起来啦,熬夜不如早起。”以至几十年后,蔡元培回忆起这一段学习生活时,仍觉受益不浅,“熬夜不如早起”的学习方法成为蔡元培一生的习惯。   


为了节省开支,周氏自己给孩子们理发,并利用理发的时间了解他们的思想品行情况。周氏的教育方法很文明,她肯定成绩,指出缺点,讲清道理,提出改进办法,对孩子们的错误,从不怒骂。这种教育方式,使蔡元培一生受用,在他后来任教育总长、北大校长,推行新式教育的生涯里,母亲时时成了他的榜样。


遗憾的是,母亲最终没能看到蔡元培所取得的成绩,母亲生病时,蔡元培剜肉做药;去世后,他寝寐于棺旁。母亲离开了蔡元培,但精神却永远给他以砥砺和力量。


(蔡元培,1916年底任北京大学校长,实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方针,对北大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为北大成为新文化运动中心、五四运动策源地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基地创造了条件。)



(画家李自健作品)


胡适笔下的母亲
“用舌头舔我的病眼,她既是严师又是慈母”


胡适的母亲叫冯顺弟,17岁时成了比她大三十岁的胡适父亲胡传的续弦。胡适曾写过一篇自传体散文《我的母亲》,通过具体事例,表达了对母亲的怀念,以下是节选:


每天天刚亮时,我母亲就把我喊醒,叫我披衣坐起。我从不知道她醒来坐了多久了。她看我清醒了,才对我说昨天我做错了什么事,要我认错,要我用功读书。有时候她对我说父亲的种种好处,她说:“你总要踏上你老子的脚步。我一生只晓得这一个完全的人,你要学他,不要跌他屁股。”(跌股便是丢脸、出丑。)到天大明时,她才把我的衣服穿好,催我去上早学。学堂门上的锁匙放在先生家里,先生家里有人把锁匙从门缝里递出来,我拿了跑回去,开了门,坐下念书。十天之中,总有八九天我是第一个去开学堂门的。


我母亲管束我最严,她是慈母兼严父。但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我做错了事,她只对我一望,我看见了她的严厉眼光,就吓住了。有一次我跪着哭,用手擦眼泪,不知擦进了什么,后来足足害了一年多的眼翳病。我母亲心里又悔又急,听说眼翳可以用舌头舔去,有一夜她把我叫醒,她真用舌头舔我的病眼。这是我的严师,我的慈母。


我母亲23岁做了寡妇,又是当家的后母。这种生活的痛苦,我的笨笔写不出万分之一二。世间最可厌恶的事莫如一张生气的脸;世间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我母亲的气量大,性子好,又因为做了后母后婆,她更事事留心,事事格外容忍,从来没有一句伤人感情的话。但她有时候也很有刚气,不受一点人格上的侮辱。


我14岁(其实只有12岁零两三个月)就离开她了。在这广漠的人海里独自混了二十多年,没有一个人管束过我。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

 

(胡适,历任北京大学教授、北大研究所哲学门主任、英文系主任、教务长、文学院院长、校长等。)


鲁迅母亲
“如果年轻二三十岁,也许要成为女英雄呢。”


鲁迅的母亲鲁瑞(1858—1943),没有正式上过学,幼小时,塾师给她的兄弟上课,她只能站在门外偷听。不久,连这个权利也被剥夺了。她就自己找些书看,遇到不认识的字,问问别人,终于以自修获得看书的能力。


被接到北京后,鲁瑞每天开始看报纸。清早起来,抢先把儿子要看的报纸拿过来,戴起老花镜细看一遍,遇到不平之处,大有慷慨激昂、愿意骂倒一切之状,反而惹得儿子好笑起来,说:“娘,何必这样生气呢?”除了看报,鲁迅母亲平日爱看旧的章回小说,几乎每隔一个星期,便和儿子说:“我又没书看了。”鲁迅就得忙着为她到各书店找书。


鲁瑞待人和蔼、宽仁而富于同情心。她时常把自己不多的零用钱,送给急需的人。这种脾气,鲁迅也秉承下来。


鲁瑞还是个思想开明,容易接受新事物的人。清末天足运动兴起,她就放了脚。后来又剪了头发。在她七十多岁时,看到青年人织毛衣,她也要学,一次又一次,终于连复杂的花纹都给织出来了。鲁迅看了也佩服地说:“我的母亲如果年轻二三十岁,也许要成为女英雄呢。”


(鲁迅,曾受聘北京大学讲师、北大研究所国学门委员会委员。在北大讲授中国小说史,出版了《中国小说史略》,开中国小说史研究之先河。)



(画家李自健作品)


俞敏洪母亲
“我能上大学,成为老师,也是因为我妈。”


我母亲是个个性很刚强的女人,也许她太能理解生活的艰难,所以从小就训练我面对生活的勇气。我从小就在农田里干活,插秧、割稻、撒猪粪,样样都干,从来没有过被娇宠的感觉,我的勤奋很大程度上是被我妈逼出来的。  

我后来能上大学,成为老师,也是因为我妈。从小我妈就说在农村一辈子太苦了,最后能够当个先生最好。1978年,中国迎来全国第一次高考统考,结果我根本就不可能考上,英语才考了33分。我连续两次高考失利,决定考第三次,也是我妈起了重要作用。我本来都打算放弃了,但我妈听说县政府正在办一个外语高考补习班,她硬是找到了补习班的班主任老师,把老师感动得不得不收下了我。从城里回来那天晚上,刚好下着大暴雨,回家路上,我妈摔在沟里了好几次,我一看到我妈变成那样,立刻明白了这次只有一条路了。在拼命一年以后,终于走进了北京大学。


(俞敏洪,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西语系,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至1991年。)


作家老鬼的母亲杨沫
回忆母亲,既有美好点滴,又有很多痛苦


老鬼,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著有《血色黄昏》、《血与铁》等。在母亲去世10周年前夕,老鬼花了一年多时间,集中精力完成了《母亲杨沫》一书,概述了母亲的一生。他遵循母亲的愿望,尽可能大胆地再现出一个真实的,并非完美无缺的杨沫。


老鬼坦言,自己的母亲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好母亲:“现在我回忆过去的时候,心里感到酸甜苦辣,十分复杂。既有美好的点滴印象,也有很多不愉快、很痛苦的记忆。我4岁从农村来到北京与父母生活在一起,记忆中就没有被母亲抱过,亲过,也从没有尝过坐在母亲膝盖上的滋味。别人都有向父母撒娇的经历,我和哥哥却一辈子不知道撒娇是何滋味。孩子生病或挨整,一般的母亲都会很着急,很担心。可我的母亲却出奇的平静,满不在乎。但她晚年母性又复苏了,对我很好。”


(老鬼,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77级学生。 )


撒贝宁母亲
“这阳光是她送的。”


5月4日,撒贝宁举办了浪漫的婚礼。他的母亲在音乐方面给撒贝宁不少有益的引导。两年前母亲去世,在婚礼上,撒贝宁说:“我知道今天,有一个善良的灵魂在天上,在看着我,她没能来到现场,但是我在想,这个阳光是她送的,我在这个阳光下面向亲友许下誓言,好好照顾你一生。我们一起携手去看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撒贝宁,北京大学法学院毕业。1994年3月28日,离高考还有三个月,撒贝宁接到北大录取通知书,因为艺术特长被北大提前录取。正是22年后的这一天,他领证结婚。)


本文根据网络资料整理而成。


母亲,是我们挥不去的思念,写不尽的依恋;

母亲,有她的地方,就有温暖,就有希望。


最美好的事,莫过于:

我已长大,你还未老。


在这个深情的日子,

让我们一起表达对母亲的爱与祝福!


跟妈妈一起在光华读书


在光华学习不简简单单是学知识、文化和先进的管理方法,对于我来讲,也是对家庭的一种促进,能够让我和我母亲之间有更多的共同话题,有更多让我们一同去思考的东西,使我们的关系不仅仅是儿子与母亲的关系,还可以作为朋友和同学去交流和沟通,这也促进了我和母亲之间的感情。


感谢妈妈给予我的一切,祝妈妈节日快乐!


——刘伟,中国企业经营者32期、中国经理人9期校友;母亲:张国玲,中国企业经营者6B班,从历史看管理12期校友。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高层管理教育中心(Executive Education)提供面向个人的公开课程, 面向企业的定制课程,了解更多详情,请扫描二维码,或点击页面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