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70岁农民阿姨写自传 小学毕业语文满分 因贫穷辍学

掌上昆滇2020-11-18 08:20:00

编者按:



这是小编好兄弟的母亲,名阿秀,年近七旬。


阿秀,本名阿秀英(她不好意思用自己的名字写东西,怕人家笑话)。2017年11月28日,阿秀来昆过冬。于12月2日开始写自传《阿秀的这七十年》(暂定名)。自传分为《我的童年》、《我的爷爷》、《我的青春》等章节,阿秀以每日一千字左右的速度回忆她70年的人生。


1948年1月7日,出生在青海省马营乡白崖岭村。1950年,阿秀两岁,因土地改革,她家确定“成分”为地主阶级。阿秀19岁,她嫁入青海省乐都县高庙镇下沟村侯家(成分富农)。地主阶级的“成分”在她青年的人生中为她带来无尽的苦难。


1961年,阿秀以语文满分、数学85分的成绩考入乐都县芦花乡初级中学。那年阿秀14岁,却不得不辍学务农。可她对知识的渴望的却一直炙热。无论农活多忙,阿秀都会在睡前给我们读一段书。读《薛仁贵征东》阿秀的声音温柔,气息平稳。读《岳飞传》秦桧无中生有陷害忠良时,阿秀会把书从炕上扔下去。冷静几分钟,她又下炕把书捡回来,接着给我们读。


儿时的记忆还是那么鲜活,一转眼阿秀就已经七十岁了。每晚她坐在餐桌上像个小学生一样一笔一划写着自传,数十日之后,已有三万多字。阿秀每天坚持,从不松懈。

 

第一章:我的童年

我出生于1948年。记事的时候,我大概五岁了。家里有我太太、爷爷、妈妈、哥哥和我,我们相依为命。那时候已经土地改革了,家里有土地二十亩吧。家里只剩下一头牛和一头驴,地里的活儿全是爷爷和妈妈干。哥哥比我大三岁,也是小孩子。我不知道爸爸去哪儿了,可是我老在想:别人的孩子有爸爸,可是我和哥哥为什么没有爸爸,只有爷爷和妈妈?后来,我听说爸爸是个读书人,在重庆军官大学读过书,后来回家教书,现在在新华书店工作。其实是因为他在国民党时期做过青海经济厅的视察专员,又加入了三青团,还做了书记。所以新中国建立后,作为反革命,在西宁新生印刷厂劳动改造。所以家里就我们几个人。后来,奶奶因为心情不好也去世了,太爷爷想爸爸也一病不起,只有顽强的爷爷和我的太太,和我苦命的妈妈,拉扯我们哥妹俩。生活很贫穷也很苦。


 

1,地主娃


记得有一次,爷爷拉着驴去很远的地里去磨地,把我带着去压磨子(磨子是一种树枝编的农具,春种后,在上面压上很重的东西,用牲口或人拉着把土地磨平整)。风刮的土往眼睛里钻,我睁不开眼睛。后来爷爷看见一块大石头,掂了掂,说我比石头还轻。他说你回家去,当时大山里的地很远,我找不到家。爷爷等了一会儿,见了个驮水的太爷,请他把我背回家。老太太看到后心疼的给我洗脸、梳头,然后叫我睡觉了,不知道我年迈的爷爷啥时候回的家。哎。

后来又过了两年吧,妈妈把哥哥和我送到学校读书去了。教书的老师和我爸是同学,很看得很起我们。在我上学之前,妈妈把她认识几个字,教会了我。听说这是爸爸假期回家的时候教给她的。主要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1234567890,还有好多容易的字。同班和我一起上学的孩子啥都不知道,可我全会。老师说,真是读书人家的孩子!当时学校学费一块钱,我妈妈养了几只鸡,下蛋卖了交学费。有时候没有笔用,妈妈就小心翼翼的拿我爸用过的笔给我们兄妹俩用。她说:“这是你们爸你爸用过的,不要弄坏了。”当时我觉得多么亲切啊。

我的家庭成份是地主阶级,和贫下中农不一样,同学们叫我“地主娃”,都瞧不起我。可是我学习好,到了二年级的时候,学校让我加入少先队员,红领巾飘在胸前的时候我多么的高兴啊!

在家门口白崖岭小学读了四年级后,我要到马营乡高级小学读五年级了。我记得当时学校的校门上的对联是:“学校为贫下中农的子女开,教育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你们想一想当时如果是你们,心情是多么难受啊,因为我就是地主娃。

可是我当时想,不管对联咋写,我学我的习,管它呢。上五年级时,课有地理、历史、自然、政治、语文、算术、美术、大楷(书法课)。啊,课太多了。我们买不起笔和纸。当时我爷爷还是支持我们读书的,就从姑姑家借钱让我们读书。上课没有毛笔的时候,老师不仅骂,还把我赶到教室外面站了一节课。哎,当时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就这样读了两年,这两年叫高级小学。毕业后就开始考初中了。考试的地点在离家很远的芦花乡,临走的那晚,妈妈哪来的钱啊,就把家里仅有的粮食用小磨磨了点面,做了几个馍馍让我带去吃。当时哥哥在那里上初二,还给哥哥带了点。到了芦花乡,晚上住在我舅舅家,他在学校附近的医院当医生。舅舅和姥爷一起生活,我就在姥爷的炕上睡了两晚。

第一天,那个初中还热烈欢迎新生的到来,那晚唱歌、跳舞,我还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

第二天就开考了。哎,还不错,语文考了个满分,算术也不错,85分。老舅一高兴,还给我买了个4块钱的英雄水笔来祝贺我。

第三天我就很高兴的给妈妈汇报。可是妈妈说:“考上初中是好,钱从哪里来?”这样的回答,让我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我考上了初中,害怕的是我要辍学。

哎,后来考完就放假了。为了省点家里的吃的,妈妈让我去给姨娘带孩子。也是因为姨娘要回姨夫的河北老家,我帮她带孩子。她一直在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在她家呆了可能一个月,到开学的时候,姨娘也就坐火车回老家了。我伤心的回到了家,可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暑假的时候,哥哥去看我劳教的父亲。那里负责管教的人说:“这个人去年十二月就去世了。”我的哥哥无助的回到家里,妈妈知道了,能做的就只有给爸爸烧纸钱和痛哭。这件事不小心让83岁的老太太知道了,不过三天,老太太就离我们而去了。老太太去世的第三天,我也回到家了。一进门,妈妈哭着说事情的经过,我和妈妈痛哭了一场,晚上又去烧纸钱痛哭。我爷爷一开始也睡倒起不来了,哥哥和我是他们的开心果,也是他们的希望,看着我们俩,慢慢的他们也就起来了,因为日子还是要过,饭还得吃。



 

2,辍学


回家的第五天,开学了。哥哥去住校,我也要住校。家里只剩下我苦命的妈妈和爷爷。咋办?哥哥对我说“你不要再上学了,你和我走了妈妈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妈妈在一边只是痛哭,爷爷也是低头不说话。后来爷爷说让我不要上学了。我当时觉得是晴天霹雳,于是我就哭起来了。哭了可能四五个小时吧,那时候没有钟表,看时间白天就看太阳,晚上看星星。哭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又哭。哭到妈妈忍受不住了,她说:“邻居家的孩子有爸爸、有妈妈,连个学校都没进,你还考上了初中,就在家里学针线,学茶饭吧。“无可奈何的我再次痛哭起来,为了不让我上学这事,我不知哭了多少次,我都不记不清。

开学后过了一个星期,学校知道我没来上学,就派郭老师来家里说情。老师对爷爷说:“爷爷,你孙女考的是乐都县第一名,你怎么不让她上学?“爷爷哭着说了家里的近况,老师就无奈地回去了。当时我是多么想念书啊!郭老师先后来了四次,每次当老师走了以后,我就又哭起来了,妈妈也跟着哭。看着妈妈可怜的样子,我终于对妈妈说:”妈妈你不要哭了,我坚决不念书了。“可是每当晚上睡着了,就梦见在学校里和同学们一起学习、一起玩耍,高兴的不得了。可是醒来后知道是一场梦,就又伤心起来了。

我记得在考初中的时候,语文作文题目是《写一个毛泽东时代的好孩子》。我在里面写了这样的一句话:“我现在要好好学习,长大了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我的理想没有实现,是多么悲伤啊。”

此文为《阿秀的这七十年》第一章《我的童年》节选。为本公号将对《阿秀的这七十年》进行连载,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