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创作、习作,我反感这种区分

吴冠中2021-02-19 08:24:28

  

解放以来,我们将创作与习作分得很清楚,很机械,甚至很对立。我刚回国时,听到这种区分很反感,认为毫无道理,是不符合美术创作规律的,是错误的。

 

艺术劳动是一个整体,创作与习作无非是两个概念,可作为一事之两面来理解。而我们的实际情况呢,凡是写生、描写或刻画具体对象的都被称为习作(正因为是习作,你可以无动于衷地描摹对象)。只有描摹一个事件,一个什么情节、故事,这才算“创作”。

 


Pierre-Auguste Renoir-L'ALLEE COUVERTE


造型艺术除了“表现什么”之外,“如何表现”的问题实在是千千万万艺术家们在苦心探索的重大课题,亦是美术史中的明确标杆。印象派在色彩上的推进作用是任何人否认不了的,你能说他们这些写生画只是习作吗?那些装腔作势的蹩脚故事情节画称它为习作倒也已是善意的鼓励了!

 

当然我们盼望看到艺术性强的表现重大题材的杰作。但《阿Q正传》或贾宝玉故事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国宝。在造型艺术的形象思维中,说得更具体一点是形式思维。形式美是美术创作中关键的一环。



 

我有一回在绍兴田野写生,遇到一个小小的池塘,其间红萍绿藻,被一夜东风吹卷成极有韵律感的纹样,撒上厚薄不匀的油菜花,加以深色的倒影,幽美意境令我神往,久久不肯离去。但这种“无标题美术”我画了岂不被批个狗血喷头!

 

归途中一路沉思,忽然想到一个窍门:设法在倒影远处一角画入劳动的人群和红旗,点题“岸上东风吹遍”不就能对付批判了吗!



 

翌晨,我急急忙忙背着画箱赶到那池塘边。天哪!一夜西风,摧毁了水面文章。还是那些红萍、绿藻、黄花……内容未改,但组织关系改变了,形式变了,失去了韵律感,失去了美感!我再也不想画了!

 

我并不认为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但介绍一点他们创作方法作为参考总也可允许吧!



Pierre-Auguste Renoir-LA DANSE, ETUDE POUR LE MOULIN DE LA GALETTE

 

那是50年代初,我在巴黎学习时,我们工作室接受巴黎音乐学院的四幅壁画:古典音乐、中世纪音乐、浪漫主义音乐和现代音乐。创作草图时,是先起草这四种音乐特色的形线抽象构图,比方以均衡和谐的布局来表现古典的典雅,以奔放动荡的线组来歌颂浪漫的热情……然后组织人物形象:舞蹈的姑娘、弄琴的乐师、诗人荷马……而这些人物形象的组合,其高、低、横、斜、曲、直的相互关系必须紧密适应形式在先的抽象形线构图,以保证突出各幅作品的节奏特点。



吴冠中

微信号:wgz1919


传递吴冠中等艺术大师的思想与观点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微水墨

微信号:weishuimo2014


走进中国画的殿堂,领略它的奥妙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特 | 别 | 推 | 荐 |  

艺术小店上新品啦,吴冠中全集》《我负丹青:吴冠中自传(修订本)》、老树画画笔记本、丰子恺彩色水墨画、齐白石草虫画稿、故宫日历(2017)、蒋勋作品集、蔡志忠漫画……

                                             欢

                                                    迎

                                                       点

                                                  击

                                             阅

                                                读

                                                    原

                                                文

                                             进

                                              入

                                               艺

                                          术

                                     小

                               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