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着虐着就爱了! 庄浪“网红村妇”自传电视剧惊艳全国

庄浪在线2021-02-21 10:46:10

点击庄浪在线网微信关注

定期推送庄浪本土文化微信抽奖吃喝玩乐资讯八卦商家优惠等诸多优质内容,庄浪最接地气重服务的本地微信平台!公众号(www0933744600com),庄浪在线美女小编微信私号(87558020),加两个微信号,了解庄浪大小事儿!庄浪在线QQ群:92844886

人生如烟花,你有一个壕任你绚烂过吗?深深远远的山村也会有“霸道总裁”的爱!翻开甘肃农民柳云霞的简历,导演、感动中国人物、政协委员等,赫赫如传说。这一切皆来自于她自导自演自传电视剧而惊艳全国的创举,没有高颜值、美颜相机和惊人才华,只有滚烫生猛的梦想,成为“网红”的那年已36岁。此前她蹉跎在封建闭塞的山村,因痛恨娃娃亲与丈夫陈彦海彼此抗争、漠视、互虐五年,虐着虐着就爱了。最终,陈彦海用柔肠与霸气打造了这位西北女神……    

“一直坚信,活着,要升天,要下火海,要喝最烈的酒,狠狠爱。可命运曾风干了我的执著。” 把一个热血熊熊、浪漫纯真的文艺女青年降生在国家级贫困县的小山村,注定是要发生一些故事的。我叫柳云霞,1976年出生于甘肃省庄浪县柳梁乡。因为贫穷,孩子们大多不上学,女孩上学的更少,我是其中一个,读书特拼,成绩名列前茅,作文常做范文。 我本有机会冲出山村,但因为一场荒唐的娃娃亲,一切都被拦腰斩断。我9岁和陈山村的陈彦海订婚,那时还小,没有反抗意识。他大我四岁,没读过一天书。婆家怕我书读多了变心,万般阻拦我上学。初一时我父亲摔伤腰要我照顾,从此再没能回到课堂。不服这一切愚弄,15岁的我不顾婆家阻拦,到兰州等地打工,受尽辛酸与歧视,怎么也拗不过命运的迷局。回乡后我提出退亲,也被陈家坚决拒绝。 1995年春节前,不到19岁的我在父母的逼迫下与陈彦海完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可惜,人生四喜之一的洞房花烛夜,我们却是板着脸,各坐炕的一边到天亮。我把没有文化、瘦弱而沉默的陈彦海当做了被禁锢的贫瘠命运本身,我和他温度相差一千开尔文,心相距一万光年,只有恨,永无交集!陈彦海更凄苦,他虽是一介农夫,却不是愚夫,他是未经书本教化禁锢的原始情种,23岁血气方刚的他作别了初恋女孩,哀莫大于心死。那夜,我不曾看到陈彦海的冷漠里掩藏的君子之魄的美好,他尊重一个女性的倔强,没有粗莽地抹杀、改写。 婚后第二天,陈彦海开始跑车,日日酒醉而归。半月后我到县上学裁缝,成了不回家的女人。 我母亲传统守旧,觉得媒妁之约天经地义,不管我幸福与否,我回不了头,好姐妹纷纷劝我。女人的心总是善良柔软的,一年后我回到陈家,希望这木已成舟的死结能如常化解。贫贱夫妻百事哀,我努力操持家务,陈彦海也忙,对我永远冷冰冰。我看别人两口子男方用自行车载着女方回娘家、赶集,都羡慕得想哭。 1996年春,我有了宝宝,陈彦海不闻不问,我唯一提过一次想吃西红柿,等了一天他也没给买。我深深明白他心里没我。1996年冬我生大儿子,去不起医院,找了产婆在家生。阵痛来时,陈彦海笑话我:“看把你疼得大呼小叫的!女人不就是生娃娃的吗?”那时的陈彦海让我的眼泪苦到了极致。坐月子、哺乳、孩子吃喝拉撒哭闹,我一肩承担,陈彦海看都不看一眼。 陈彦海的霸道与冷漠让我“脱胎换骨”,文学旧梦形销骨立,高傲尽毁,贫困让我的身体超负荷运转。2000年,家里养了一群羊,我每天要到山上放羊,要给三亩大葱锄草施肥,要带年幼的儿子,那年干旱,每天都要到十几里外去担水。 八月的一天我有了感冒症状,腿麻,抽搐,我求陈彦海带我去县医院,他不知道我病情严重,不耐烦地拒绝了。我四面楚歌,痛哭许久,爬到炕上高烧了一天。隔壁大姐恰好来我家,惊呆了:“这还不去医院要出人命了!”赤脚医生来给我打点滴,反而呕吐不止,双腿僵直,让赶紧到县医院去抢救。陈彦海把所有的钱交给亲戚,让他们带我先赶往县医院,他到集市上紧急卖了两头驴两只羊便赶来。 到医院时我抽搐不已,被紧急抢救。原来我得了脑膜炎,由于拖延太久,已是生死一线。正常人的脑积液是透明的,我的脑液积水抽出来已是化脓的痰状。清晨,我被推出手术室,病房里围满了邻居和亲戚们,都以为我逃不过这劫。晚上,我醒来,喃喃地叫陈彦海的名字。医生直说:“得了这么严重的脑炎还能醒过来,还能说话,简直是个奇迹!”陈彦海拨开人群,凑到我跟前,满脸是泪,死里逃生的我只觉得眼前的他那样温柔可爱。紫霞从此住进了至尊宝的心里,陈彦海彻底变了!住院一个月,陈彦海对我呵护备至,我感到非常幸福。 “浮生百年,被亏欠蹉跎的少年青年都被盛年暖恋弥补:一片陈姓的海给了一朵花开的时间。” 蛰伏五年的晚熟爱情按了快进键,两个而立之人迫不及待去过温糯甜软的家常岁月。陈彦海闷骚、开明、决断,让我刮目相看。 以前陈彦海讨厌我打扮,我唯一的扮靓工具,吹风机和卷发梳,他都给弄折了扔在沙发背后。如今他都是脉脉含情地看着我,说:“你穿上花衣服和主持人穿上花衣服一样好看!”我的一些稀奇古怪的新奇想法,陈彦海也喜欢倾听。 村里人世世代代穷不思变,陈彦海不一样,他介绍牲口买卖抽成。他养三十多头奶牛,每天往县里送鲜牛奶。他从不畏首畏尾,计划好的事不轻易改变。这种想干就干的勇气潜移默化感染了我,我灵魂里有半个他。我也学着判断市场走向,种大葱和蒜苗挣钱。 为了方便养殖牲畜,2004年我们离村不远盖了新房。被新生活和家庭温暖滋润的我重新提笔,2005年在《农家女》杂志发表处女作,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发表了十篇文章。陈彦海是很自信的男人,但唯独因为不识字而自卑,无法与我交流,他给的是尊重与自由。 2007年夏,我再次怀孕,任何东西只要我念叨一下,陈彦海就立刻买来。生产前,他老早安排我住院,叫来亲戚照顾我。产后,他又非让我住院了7天,等我身体完全恢复才让回家。陈彦海知道他以前做得不对,正在一万倍地弥补。我再也不向往外面的精彩,世界再大与我何干?我有陈彦海就足够。 我们当地有春节演社火的习俗,全民参与,我从小就喜欢,不知多少次,我都试想假如有天我也能站在舞台上该多好。我们村只有我们社不搞社火,我想参加其他社演,却因为外社身份被拒绝。一时半会演不了,我想拍摄社火。2008年我花三千元买了个小DV,当时我们年收入才三万元,陈彦海也一点没反对。当年我就跟拍了社火,免费送人看,第二年不少人主动找我拍。不久我偶然看到中央电视台播了一名农村妇女编拍的电视短片,灵光一闪,决定写一个自传式剧本,叫《叶子的包办婚》。 2009年初,我每天晚上等孩子睡了后开始了剧本创作。一开始手写,很慢,常常从凌晨一点写到四点,停下来给孩子们做早饭,送孩子们上学。由于休息不好,我累得手指抽筋。陈彦海听说电脑写作又快又轻松,在一次去平凉卖牛时,竟花了五千元给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回来。这简直比一万朵玫瑰都好!这件事在村里又成了个小新闻,在农村干农活的女性里,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接触电脑的。一年半后,十万字的剧本完稿,但电脑硬盘受潮,稿子全部丢失,陈彦海鼓励我用四个月把稿子重写了出来。我把剧本拿到县文化局,得到高度肯定。我自己也被作品点燃,我想把它拍成电视剧! 看我被热血冲昏了头,陈彦海坚决反对,甚至决绝地说:“不要乱折腾,拍电视剧是有钱人干的事,你既没经验,也没资金和技术,能拍出像样的作品吗?”这么多年,我懂陈彦海,他不是心疼钱,而是太在乎这个家和两个孩子。作为农民,我们没有其他途径挣钱,即便脑子再灵活,每一分积蓄里都是血汗,钱花光了,首当其冲是孩子们的未来受影响。可当我告诉他:“要不尝试一次,这辈子都会遗憾。”陈彦海被我的渴望触动。我霸气地跟他打包票说:“即便拍电视剧亏了,我录社火也能把钱赚回来!”说这话时,我分明就是另一个陈彦海。谢谢爱情,我迎来了人生的巅峰。 “多谢你精彩耀目,成为我平淡岁月里星辰。愿我这单薄魄力予你一份力,不负你每个光辉时分。” 2010年底,“土豪”陈彦海拨“巨款”让我买摄像机,我幸福得简直要跳起来。县里没有特别好的品牌,我决定到西安去买。这是我第一次去西安,他怕我不熟悉,安排了三名“保镖”和“军师”陪我:我外甥女、县城的一名剪辑师、他的好友。我豪掷13000元背回一台索尼摄像机。村里沸腾了,有人说陈彦海女人疯了,陈彦海也疯了,姐妹们对我简直羡慕嫉妒恨。 我要拍电视剧的消息传出去,整个山村沸沸扬扬,说我不知天高地厚。陈彦海不理风言风语,用他的阅历帮我物色演员,为我保驾护航。最终,我收获到一群志同道合的追梦人,组成了我的剧组。2011年农历正月十六日,《叶子的包办婚》在柳梁乡陈山村开拍了,拍摄过程异常艰苦。演员没有片酬,我只管拍戏期间吃饱饭,耗材、服装和道具等都是陈彦海出资。我抽身而去,把家和孩子都留给了他。 因为拍戏,陈彦海和孩子们再也不能按时吃饭。从没下过厨房、不会用压面机更不会擀面的陈彦海,一次居然给我们做了大半锅搅面团,把全剧组都感动哭了。我们虽然勇敢地在拍,但心里谁都不踏实,因为我们离开了土地,离开了埋头苦干的姿态,离开了所有人都不敢挣脱的传统,我们是多么的不务正业又无病呻吟啊,可陈彦海爱惜我们,在贫瘠的黄土高坡给我们造了一个温暖的梦想“乌托邦”。 后来,拍外景时,陈彦海常做好饭挑到片场。夏天,他会特意买几个大西瓜。常常为了不影响我,他把孩子带走,孩子在他车上睡着后受凉感冒,他心疼,也抱怨,但很快就调整心态,恢复了他的本色。 自从拍戏,经济压力都落在了陈彦海一人身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成本一天天大了起来。我被全社会关注,上了很多新闻头条,县里的领导也来慰问,我开始承受更为复杂的东西。覆水难收,陈彦海选择支持我走下去,一天比一天瘦。我特心疼,却顾不上他,我满脑子都是戏。片子拍出来,我总会首先给陈彦海瞧瞧,他会认真地提一些意见。陈彦海倾情力挺,我沉浸爱海,尽情追梦。终其一生,我都没猜到这样华丽的结局。我也许荒唐,可陈彦海铁定是真爱。 2012年5月,河南电视台邀请我去做节目,这已经超乎我们的梦想了,陈彦海非常支持我和另外两名主演作为代表前往郑州。我们从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做过这样的事,忐忑不已。陈彦海给我们宽心,说:“怕啥,就跟坐炕上拉家常一样,问啥答啥!”其实他更紧张,节目播出那天,他直到看完才舒了一口气,说:“从打开电视,我的心就一直咚咚在敲,生怕你们说错话。还行,还行。”一次记者采访时,别人问陈彦海:“你为啥能拿出这么多钱支持她拍电视剧?”他没有长篇大论,“金钱如粪土”的壕性又来了,帅帅地甩出一句:“只要她和孩子健健康康高高兴兴就行!” 因为农忙,我拍拍停停,最终资金匮乏,彻底停拍,十六万元积蓄被挥霍一空。缺乏技术指导,剪辑成品不到10集。我把陈彦海赫然写在策划人那一栏,相当于制片人!这不是高调秀恩爱,而是我对他最朴素的感恩和告白。梦停了,热血依然涌动,当年的剧组人员常在农闲时聚一聚,聊聊那场绮梦。 2012年,我当选平凉市第三届政协委员。我在著名剧作家焦炳琨先生的指导下,写作37万字长篇剧本《三十年不是梦》,2013年12月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一介村妇的小梦想在网络上持续发酵,我被评选为由新华社主办的2014年度十大感动中国网络人物,消息在全县传开,陈彦海为我自豪不已。2016年1月,我被评为第四届“感动平凉人物”。以我为原型创作的电影《梦想时代》也即将开机。 万众瞩目之时,我只深深地想念陈彦海沉默而温柔的容颜,是他用尽力气托起我,让我过足了梦想的瘾,高傲地在天空划过痕迹。 这场折腾最终和虚名一起如浮云飘散,我们的生活没有一点改变。光环卸下,我从名人做回村妇,麻利地操起农具干农活,养牛喂猪卖葱。而陈彦海依然晨钟暮鼓地送着牛奶。我们欠下了贷款,但陈彦海从没提过悔字,而我也决然无悔无憾。星空浩瀚下,庄浪县再没有另一个宠妻憨男这样可亲可敬。 我经常开玩笑说我是被大风吹起的一朵浪花,飞得高落得快。但在陈彦海的爱海里,我永远不会坠落,我只是回到他的怀里,踏实地活下去…… 编辑/郭 军 知音头条编辑/饶岚


----------------------------------------------------------------------------------------------------

发布求职招聘、房屋租售信息就加微信:www0933744600com
广告热线:13830806998
庄浪在线网:www.0933744600.com  QQ:37771433专注庄浪吃喝玩乐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