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的几页自传

斯基的白鹿巷2021-02-20 13:43:54

转眼走到了,自传最终章。

说好的推三十天,最终还是没有放鸽子,按时完成了。

这一个月谈不上很忙,但也并不轻松。白天常常有事情让我无法坐下来写稿,于是晚上就成了可以码字的最好时间。然而拖延症永远是一个可恶的家伙,经常吃着水果聊一聊天,看看某场其实无关紧要的球赛……

等到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坐下来码字的时候,一看时间,可能都已经是第二天了。

本着不写完不罢休的理念,这个月熬的夜似乎比以往都多些。

很庆幸自己在二月中旬就拟定了这个计划,并且在2月19号就提前开始写稿子。到3月1号正式推送第一篇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写完了第七篇。幸亏给自己预留了一点缓冲的余地,否则在复试那几天过后,这个计划可能就真的烂尾了。

算是体会到了被催稿的恐惧。

三十个故事,也许是写实,也许是一个虚化的场景。在第一日里我没有去登山,而是参加了一场无果的考试。第二十八日的我也没有去医院看病,而是在球场的星空下暂忘了曾经。同样,第十六天里我没有在富士山下的小镇里看雪,第二十九天的故事里也没有那个胡子拉碴的少年……

故事可以虚化,但走过的路还是实打实地印在心中。

也许把所有的故事连起来,就是我一生自传的某几页。也许再过几年,我就又可以在某个月推三十首歌与三十篇短文,把我的自传续写下去。

这一期的特别篇就暂时告一段落。也许今后还会有这样的推送,但那时的我可能就已经不是一个这样的热血小青年。

故事,也大概不会是青年的故事了。

但自传的续写,还是不会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