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雯雯卡哇伊2021-02-21 07:19:23


又要开始写作的想法已经在我脑海里占据了很久了。距离我上次这样写,我看了下日期,又过去了一个月了。我还希望我能每天写一点呢。我想认真对待我的写作了,甚至希望自己具备写论文和写新闻的能力,但首先,我希望能具备写故事的能力。

我和安在一起了,我向你们交代过了吗,但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他来过我的住处了,带来了很多书,我就时常埋在书里,或者用电影来逃避我的写作计划。实际上,要写什么, 我一点也不清楚,一点也没想好。

不能陷入自身里。我之前想记录自己,将自己的事件、感受、评论都记下来,但这样是不行的。虽说连记者都说所有的写作都是自传,但并不能只是看自己,记者那么少谈及自己,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真是厉害。需要看到更广阔的他者。

我和安约定,我们会在四天里相互不联系,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我可以跟详细地规划我的时间。我可以在12点以前闭上眼睛。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用说太多话。

我昨天又哭了,像我以前那么深的悲伤又回来了,我甚至有点喜悦,我又开始能体会那么深的悲伤了。当我关掉电影《灿烂人生》时想起马蒂奥的死,我就开始哭得不能自抑。那么敏感善良正义的人,在应对这个世界时,是多么无力。我想着应该首先为它写个影评的,但我不会写影评。

从我一开始看《灿烂人生》佐珍的时候,我就觉得一个精神病医生是多么重要。佐珍是个精神病患者。马蒂奥和尼古拉带着佐珍出逃,失败后,尼古拉成了精神病医生,马蒂奥成了警察。但我看完电影后,对于我能成为心理医生产生了很大的怀疑,我没有尼古拉那样稳定的人格和强大的内心,我更像马蒂奥,或者我像佐珍。我和安通话,他说他就是那个马蒂奥,我没有说什么,是我们都产生了人类差不多的投射,还是我们都是那样的人。

最近换工作的想法困扰着我,准确的说,应该是职业方向的事情困扰我。也许写作可以减弱这种困扰,有时候,我也想,既然不忙,何不在这样的工作上坚持一下,但非常糟糕的是,我失去了热情和信心,这个情绪几乎一点点侵蚀我,这会越来越导致我不想去上班。我想换一份工作吗?这个世界真是需要太多的表达和态度。KY在上海办公了,他们在招人,我应不应该投一份简历呢,我已经不喜欢写简历, 更不喜欢在别人规定的时间内工作。坦白来讲,我也许就是不喜欢别人。

我应该写点别的,写点别的。

我应该接一些什么写作的活,哦,不要写那些哗众取宠的刻意雕琢的文案策划。我今天看到创可贴的推文,一个设计公司的推文要做的那么深脑洞,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件事,真的有什么那么大价值吗。我写着写着就绝望了,除非写作本身带来强大的动力,否则我不可能写那些用阅读量来评估的东西。

如果我没有能力执行我的写作计划的话,我会尽力执行我的阅读计划,学习经济学、近代史、宗教学,还得不放弃小说。我会尽力写。安说我在讲述皈依过程的事还是太跳跃了,我在写作的时候,也常常犯这个毛病,也许我需要接受一些严格论证的思维的训练,学习数学吗?我记得我以前数学非常好,唯独语文差呢,我为什么会喜欢写作呢,真是奇怪。小学开始,语文老师就看不懂我的作文了。

啊,小卡竟然会用英文写作,我应该勾搭她,我也可以开始用我简单的口语式的英文写作,和她交流。这个刚刚十八岁的姑娘,真是非常厉害。

我最近在读布尔迪厄的《自我分析纲要》,一个似乎经受了艰难又漫长的童年的人,如何从哲学转向社会学,这可不是一本温情脉脉的自传或者故事体,80%的语言我都看不懂,但我竟非常喜欢。相比之下,其他书本都写得肤浅又造作。

要么有讲故事的能力,要么有写论文的能力,其他都白瞎。

走了。



为了给我的写作凑字数,我决定无论是怎样的胡扯或者逻辑混乱,我都不再重新阅读或者修改。

为了适应我以后成名了就会有广告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在我还没有成名之前就把广告加上。

广告:

我二姐姐在山东兰陵县新开了一家美容院,她需要各种有经验没经验的有志于此的女士前往共事。当然,我大姐姐在江苏丹阳也有一家美容院,也急需帮手。我可能没有跟大家系统交代过,我还有个最好的密友,也是做女士养生相关行业的。我们一家人对美业都相当执着,以至于我常常觉得我应该去卖女士内衣,才和她们相称。

如有广告或商务洽谈请联系sd_liuwen@163.com。

以上。(文章结尾这两个字是跟KY学的,我觉得每次文章的结尾有这两个字很有意思。)


以上。

我于珠海自己卧室的床上。

201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