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传记】马云:西湖论剑,打造企业文化

卫嘴子说事儿2021-04-02 16:08:48

西湖论剑,打造企业文化

何为笑傲江湖?“笑”,有眼光、有胸怀才能笑;“傲”,有骄傲才能傲,网络就是江湖。网络是非常不景气的,我这些年走过来,听到很多人骂阿里巴巴一分钱不赚,什么也没练好,皮倒是练得很厚。自己在“外练一层皮,内练一口气”。1995年做网络,人家认为我们是骗子;1997年提出中国黄页,人家认为我们是疯子;现在人家认为我们是狂人。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坚持自己是对的就做下去。冤枉、误解,在网络中是很正常的。我自己觉得,皮倒真是越练越厚了。 

“西湖论剑”是阿里巴巴集团提升自我品牌形象的营销活动。在阿里巴巴成立初期,知晓阿里巴巴的人不算多。马云曾回忆说:“1999年、2000年、2001年,大家很少在中国市场上听到阿里巴巴的名字,我们的基本活动是在欧洲和美国,在欧洲和美国作了很多演讲。我记得最惨的一次演讲是2000年,我们在德国组织一次演讲,1500个座位结果只来了3个人,我也很丢脸,但是我觉得这没有办法,只能一个人跟他们讲。”因此,为了提高阿里巴巴的影响力,马云试图策划一场活动来扩大阿里巴巴这个品牌在市场上的号召力。

从小酷爱武侠小说,尤其是对金庸的武侠小说爱不释手的马云,在经商处事中总是夹带着金庸的武侠气息,无论是战略、战术还是管理。1999年,马云从北京撤回杭州,创办阿里巴巴就是受了《天龙八部》中虚竹破解“珍珑棋局”的启发——置之死地而后生。甚至连公司的价值体系,都先后被称为“独孤九剑”和“六脉神剑”。“独孤九剑”是指:群策群力、教学相长、质量、简易、激情、开放、创新、专注、服务与尊重,而“六脉神剑”则是:客户第一、团队合作、拥抱变化、诚信、激情、敬业。


所以,马云灵光一闪,想到要将互联网行业的佼佼者请到杭州,效仿武侠小说中的“华山论剑”,来举办一场“西湖论剑”。所谓“西湖论剑”,就是邀请IT界的知名人士来到西子湖畔,共商发展大计。但当时的阿里巴巴是一家名气不够的小公司,马云为了扩大号召力,请来金庸主持这场“西湖论剑”。金庸是大名鼎鼎的武侠作家,号召力自然不容小觑。作为金庸的粉丝,马云从小熟读金庸的武侠小说,阿里巴巴的办公室,全是武侠小说里的武林圣地:“光明顶”“达摩院”“桃花岛”“罗汉堂”“聚贤庄”“半山亭”“侠客岛”等,甚至连洗手间都叫“听雨轩”。马云那个叫“光明顶”的会议室,挂着金庸书写的“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

2000年7月29日,马云在香港终于见到了自己崇拜多年的偶像。临别,金庸为马云手书:神交已久,一见如故。几周后,马云就打电话给当时阿里巴巴的公关负责人Porter,意在举办一次“江湖论道”。金庸表示会欣然前往。

2000年9月首届“西湖论剑”在杭州举行,有了金庸这块“活招牌”,马云筹划的“西湖论剑”立刻声名大震。马云打电话邀请北京时代珠峰科技有限公司(my8848)董事长王峻涛,王峻涛答应前来;网易的CEO丁磊也是金庸迷,听闻也立马答应参会;没怎么读过金庸名著的张朝阳也给自己找了个参会论道的理由:“去,一定去,正好可以借此次机会补上武侠传奇这一课。”


9月10日这天,74岁的金庸来到西子湖畔,前来赴会的有新浪的王志东、搜狐的张朝阳、网易的丁磊、8848的王峻涛、加拿大驻华大使、英国驻沪总领事及50多家国际跨国公司在华代表。这一天不仅是阿里巴巴成立一周年的日子,也是可以在中国互联网年鉴上记上一笔的日子,数以千计的网民从全国各地来到香格里拉饭店,成为天堂硅谷网络峰会的座上客。比他们热情更高的是来自国内外的上百家媒体记者,最远的来自美国华尔街。网民的眼球和媒体的镜头同时聚焦于这次大会上。这在互联网史上还是第一次。

马云在这一次的“西湖论剑”上的讲话也是精彩连连:“金庸作品里面的义气,我是断章取义。我买过四五套金庸的书,也买过盗版的,上次在香港吃饭,请金庸签名,结果拿出来一看是盗版,很惭愧。因为看得确实比较多,每次看完就忘了,忘了才能再看。最近五年来第一次在马尔代夫度假,睡了3天,醒了就看《笑傲江湖》,这套书认真看了3天。

“何为笑傲江湖?‘笑’,有眼光、有胸怀才能笑;‘傲’,有骄傲才能傲;网络就是江湖。网络是非常不景气的,我这些年走过来,听到很多人骂阿里巴巴一分钱不赚,什么也没练好,皮倒是练得很厚。自己在‘外练一层皮,内练一口气’。1995年做网络,人家认为我们是骗子;1997年提出中国黄页,人家认为我们是疯子;现在人家认为我们是狂人。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坚持自己是对的就做下去。冤枉、误解,在网络中是很正常的。我自己觉得,皮倒真是越练越厚了。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们做网络,各种各样的投资者都有自己的看法,有员工对我们的看法,也有评论界。特别是互联网的评论家,中国的互联网评论家数量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国家,而且他们的积极态度也是超过任何地方的。我们看网上网民的各种评论很多,评论家多了,这个模式行,那个模式不行,众说纷纭。网络现在的变化非常之快。半年以前B2C刚刚热起来,过了3个月突然说B2C不行了;做B2B,B2B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又去做基础设施;变成ASP;现在ASP没搞清楚,又不流行了。这就是网络不断地在变化,如果变化过程当中太在乎别人怎么评价你,你可能真的什么也做不好了。”


第一次“西湖论剑”之后,不仅奠定了马云在中国IT行业的影响力,同时也极大地扩展了阿里巴巴的品牌效应。从2000年第一届“西湖论剑”开始,此会议便慢慢成为一个在行业内有影响力的公共事件。次年第二次“西湖论剑”召开,这一届马云又有了新的“收获”:杭州市政府把这个论坛加入到了西湖博览会的行列中。

2005年的第五届“西湖论剑”,正值互联网产业迎来它的第二个快速发展期,借用新浪总裁汪延的话来讲:“互联网产业正在迎来第二个春天,一个扎扎实实的春天。”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做完宏大而全局性的演讲之后,“西湖论剑”迎来了真正实质意义的论剑阶段。北大学者张维迎主持圆桌对话,将新浪CEO汪延、搜狐CEO张朝阳、腾讯CEO马化腾以及网易CEO丁磊请到前台,侠客相会,论剑说道。而东道主阿里巴巴CEO马云则坐在台下,静观虎斗。此时的“西湖论剑”已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全球互联网巨富智慧交锋的盛会,它所探讨的内容无论是从互联网产业,还是对整个的世界互联网发展,对行业内的人都是有借鉴意义的。马云曾表示“西湖论剑”要不定期地办30届,具体形式会根据当年或者过去一年的网络发展来办。

另外,在2001年,阿里巴巴进行大规模的海外扩张时,马云曾一度过分迷信国际人才。当时在马云看来,要成为世界10大网站之一,那就必须用世界一流的人才。马云曾对自己的创业团队成员直言相告:“你们可以做到中层,但无法胜任高层管理。”所以,马云曾经有过规定:“凡是要做主管以上位置的员工,必须在海外,如英国、美国等地受过3~5年的教育,或工作过5~10年。”马云曾从哈佛、斯坦福等高校引进大量的MBA人才,组建了一支超级豪华的团队。在这个豪华团队里,除了后来担任阿里巴巴高级副总裁的李琪,其他人都符合马云的海外奇兵的政策。


但这些高薪请来的“高级人才”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并没有让马云满意。曾经有一个营销副总裁找马云谈项目,那位副总裁给他看了下一年度的营销预算。马云一看大吃一惊,他问那位副总裁:“什么?要1200万美元?我只有500万美元了。”但那位副总裁不停地和马云谈策略,谈计划,并没有真正考虑到现实的种种问题。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马云认识到了这些海外精英存在的问题,他说:“我希望MBA(们)调整自己的期望值,MBA(们)自认为是精英,精英在一起干不了什么事情。我跟MBA(们)坐在一起,发现他们能用一年的时间讨论谁当CEO,而不是谁去做事。”于是,马云便逐步将当初招聘进来的MBA们“请走”,只留下了不到5%的人在阿里巴巴工作。让这些精英离开的原因,据马云解释:“那些职业经理人管理水平确实很高,就如同飞机引擎一样,但是如此高性能的引擎就适合拖拉机吗?业界高手们讲得头头是道,感觉真是很有道理,但是结果却是讲起来全对,干起来全错!公司当时的发展还容不下这样的人。”

国际精英的离去,让马云不得不反思他的人才国际化策略。马云发现创业仅仅是依靠海外的精英是不行的,还得培养本土人才。马云表示:“我马云就是一个普通人,既然我可以管理这么一个国际化的公司,他们为什么不能?他们跟我创业时才20多岁,我请的那么多外国高管,仗打下来都死掉了。结果回头一看,倒是这帮‘土八路’还拿着大刀往前冲。每个人都经历了许多磨难,但他们成长了。我最大的快乐是看到人成长。”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马云开始注重大力培养内部人才,并开始重视企业人才队伍的自身成长,连高级管理人员的选拔也是以内部培养为主。马云说:“别人提阿里巴巴是黄埔军校,我们就是要做这个事情,但不要刻意做这个事。结果是我们为中国互联网产业、新经济产业培养和造就了大量优秀人才。10年之后,我的考核指标是:世界500强中的中国企业的CEO有多少是从阿里巴巴出来的。这帮人培养出来以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就大了。那时就会形成吸收了美国的全球化战略和日本严谨的管理风格,又融合了中国太极的中国流派和中国方阵的局面,那时中国军团在全世界的声音就不会是这么点儿!”

随着阿里巴巴的发展,一个新的问题又随之浮现:原来由“十八罗汉”组成的创业团队,面对急剧的市场变化,产生了后继乏力的状况。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马云于2007年12月写给员工的邮件里提到:“为了实现公司102年的目标,阿里巴巴集团将继续实行人才梯队战略。除了一如既往地提升自己和引进外部人才的计划,我们将会大力推进走出去的人才战略部署。我们还会加强各关键部门人才的储备、轮岗和接班人制度的建设。”

一个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是四处挖掘人才,打造一个精英团队,还是从内部培养,组成一个平凡团队呢?在《赢在中国》这档节目中,马云曾给出这样的答案:“创业时期千万不要找明星团队,千万不要找已经成功过的人跟你一起创业。在创业时期要寻找这些梦之队:没有成功、渴望成功,平凡、团结、有共同理想的人。等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再请进一些优秀的人才,对投资、对整个未来市场开拓才有好的结果。尤其那些35~40岁,已经成功过的人,他们已经有钱了,他们成功过,一起创业非常艰难。”

小公司的行业大格局

2000年9月10日的阿里巴巴还只是成立一年的小公司,是一个连盈利模式还不是十分清晰的小公司。但马云并不这么看,他要引领整个互联网行业,所以,由他做东道主,组织了“西湖论剑”这样一个特别的论坛。马云请的嘉宾无论在业界还是公众领域,都比他本人更有名。马云能请动他们,也是因为用著名作家金庸作为杠杆,恰好四人中有三人喜欢金庸。再加上一个行业刚开始,谁有引领的意识,谁就会捷足先登。


互联网泡沫中抱团取暖

第一届“西湖论剑”正值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时候,外界和互联网业界对互联网的前景都有不同程度的担忧,此时的这个论坛完全可以起到提振信心、抱团取暖的作用。这个作用不光可以借媒体向社会扩散,更重要的是,也可以借此提振阿里巴巴内部的士气,坚定对互联网未来的信心。

品牌和市场活动早于产品出现

前后一共六届的“西湖论剑”与网商大会是阿里巴巴最大规模的市场推广活动和品牌活动。其实,在阿里巴巴的产品未推出来之前,阿里巴巴就进行品牌推广活动,这是非常规之举。后来淘宝就不这么做了,先有产品,才有市场。而阿里巴巴B2B业务在诚信通业务推出前,阿里巴巴竟然举办过两届品牌活动“西湖论剑”,两度将著名作家金庸请到西湖。这样的做法实在是马云的做法。也许他当时并不懂,也许他是在为未来将出现的产品造势,也许他想引领行业的心情太急切,也许他走的是一着险棋。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在这样一个事实面前,我们不得不承认,条条道路通罗马,世界上没有一条道路不是因人而生,因事而生,也没有一条道路是完全可以重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