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唐绝句01-渐开唐朝诗风的虞世南以及历代咏蝉诗浅说,时人喻为二陆.

老街味道诗词2021-02-20 15:34:17

观唐绝句前言

观塘绝句系列是老街味道写的一组绝句,2017年3月12日至10月13日期间一共作了是168首。当时阅读唐诗鉴赏辞典时为了加深印象,所以决定每一位诗人参照其代表作写一首诗,写这些诗的原因第一是为了练笔,第二算是小小的阅读笔记吧。除了个别几首以外,都是以用韵或者步韵的方式写成。因为自己要写诗所以不得不更仔细地阅读和理解原作,并对作者进一步加深了解,所以写的目的其实也是督促自己的学习。

原计划是写完绝句后,再写观宋填词系列,然后回到唐诗再写七律系列。但因为我本来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如今又要每天更自媒体影响了进度,观宋填词只写了40几篇。

不过写了这么多诗,好多读过的诗词还是回头就忘,包括自己的作品第二天也记不住了。所以现在想一想,方舟子用来说明韩寒代写的证据好像很多都站不住脚。今天陆续将这些诗编辑发在这里,根据篇幅2千字的标准每篇发几首不定。内容首先是原作者的简介,还有其重要代表作的名称及其警句,另外是我自己的诗作。

在有些自媒体上发表原创诗文,会影响到评分和权重,似乎是因为篇幅太小的原因。比如昨天试着发了一篇《九张机》,这已经是最长的词牌了,百家竟然没有审核通过原创,这是我获得原创权益以后的第一次。想想也挺有意思,无论我们发什么文章,其实都是引用前人的观点,哪里算得上真正的原创。诗词这种纯文学作品才是真正的原创,结果却不被认可。今天这一篇字数会多一些,如果被认可为原创,会持续在这里发完这168首。

观唐绝句01 虞世南及其咏蝉诗

唐诗鉴赏辞典绝句篇第一个出现的人物是书法大家虞世南(558年-638年),他跨越了南北朝、隋朝(581年—618年)、和唐朝(618年-907年)三个时期。

作为官宦世家子弟,虞世南在陈朝(557年-588年)官拜秘书郎、起居舍人。年少时虞世南与兄长虞世基著名文学家顾野王的门下读书,时人喻为二陆。二陆指的是西晋时的陆机、陆云兄弟,被拿来当做二陆的话是文人最高的评价之一了。苏轼《沁园春》中有句自诩为二陆: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虞世南还曾在文学上师法著名文学家徐陵,书法上拜智永为师。徐陵不是一般人物,是著名的宫体诗人,曾经与庾信并称"徐庾"。庾信北上以后诗风大变,就不是徐陵可比了。智永和尚作为王羲之的七世孙,更是书法界的一代宗师。

因此虞世南不仅是官二代,还是书法家和文学家。虞世南虽然师从宫体诗人的徐陵,但是入唐以后,他对于唐太宗李世民却直言不讳劝诫其不要写宫体艳诗:圣作诚工,然体非雅正,臣恐此诗一传,天下风靡,不也奉诏。

虞世南本人的诗多为应制、奉和、侍宴之作,虽有陈、隋旧习,但是也有《出塞》、《从军》、《饮马》等作品“声气稍雄”,被称为“唐音之始也”。虞世南最有名的诗就是《咏蝉》了,清代沈德潜称此诗“犹存陈隋体格,而追逐精警,渐开唐风”。

虞世南《咏蝉》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这是一首托物寓意的古体绝句,以栖高饮露的蝉比喻高洁傲世的人格之美,点睛之笔“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不仅仅是标榜自己品行的高洁 ,更有一种自信和对自己的肯定。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过“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太史公司马迁也曾经《史记·李将军列传论》引用了谚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蝉一般用来象征廉洁、清高、悲哀的品格。《唐诗别裁》中说:咏蝉者每咏其声,此独尊其品格。

其他人的《咏蝉》诗

蝉因为它的在南北朝时期有名的咏蝉诗还有:

1、《听蝉鸣应诏诗》[南北朝] 沈约

轻生宅园籞。复得栖嘉树。岂敢擅洪枝。轻条遭所遇。叶密形易扬。风回响难住。

2、《咏早蝉诗》[南北朝] 范云

生随春冰薄。质与秋尘轻。端绥挹霄液。飞音承露清。

3、《赋得蝉》:褚云

“避雀乔枝里,飞空华殿曲。天寒响屡嘶,日暮声愈促。繁吟如故尽,长韵还相续。饮露非表清,轻身易知足。”

看的诗作多了,会发现古人作诗,大多是继承和发展,常见到后人的诗意、诗句借用或化用前人作品,但是自出新意便成好诗。常见到后人的作品反而比前人要知名的多,比如“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比如“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比如“一生一代一双人”。相比南北朝时期的作品,唐朝诗人的几首咏蝉诗就被更多人所熟识。同是咏蝉,因个人际遇、环境、时代、地位的不同各有其特点,如清施补华《岘佣说诗》曾经评价过:

三百篇比兴为多,唐人犹得此意。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端不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


南宋灭亡以后,南宋遗民王沂孙的一首《齐天乐·蝉》是抒发的故国哀思,用的是齐王后怨王怒死,尸化为蝉,登庭树悲鸣的典故。当时元朝僧人杨琏真伽盗发宋帝六陵墓 。于是当时一些文人,通过吟咏莲、蝉、龙涎香等物,以表达家国沦亡之悲。

一襟余恨宫魂断,年年翠阴庭树。乍咽凉柯,还移暗叶,重把离愁深诉。西窗过雨,怪瑶佩流空,玉筝调柱。镜暗妆残,为谁娇鬓尚如许?

铜仙铅泪似洗,叹移盘去远,难贮零露。病翼惊秋,枯形阅世,消得斜阳几度?余音更苦,甚独抱清商,顿成凄楚。漫想熏风,柳丝千万缕。

老街味道的《咏蝉》

老街自己也有一首步虞世南原韵咏蝉,用的是反讽之意。不敢和古人比,如前所述,作为练笔而已。

 凤凰久不至,蝉唱满高桐。  但知饱秋露,不解送春风。

早前还写过一首七言的绝句《听蝉》,这个正能量多一点:

十载深藏身与名,登高出壳响初成,林间侧耳度君意,一唱苍茫风雨声。

@老街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