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仕顺自传连载之一:农民工的辛酸史

碗厂微讯2021-04-04 09:03:23

肖仕顺,性别男,汉族人,于1988年11月4日出生于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碗厂乡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学历中专。


   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生活朴素,但却有着传统中国农民的善良与勤劳.而且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我哥哥大学本科现在为彝良县##学校校长。妹妹毕业后在外打工.就在这样一个贫穷而又温暖的五口之家,我健康、快乐的成长.这也让我从小就养成了艰苦朴素,不怕吃苦,勇于奋斗的性格. 


  1994年8月,我上小学.临学前,母亲教育我,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无数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得,我应该好好学习,不辜负党对我的培育.我牢记母亲的话,上小学后,学习上努力刻苦,争当先进;劳动中,不怕脏不怕累.最终在小学三年级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少先队.从此,我每天都戴着鲜艳的红领巾去上学,我知道自己是公产主义接班人,肩负着光荣而又重大的历史使命.我学习更加努力.另外.母亲对我要求也很严格,从小就教育我:学习是自己的事,我们家不富裕,考上什么样的学校就上什么样的学校,就靠自己的个人能力了.这让我养成了独立 ,一切靠自己努力的个性.虽然小升初我只上了一个普通中学,但我从不气馁,也不怨天尤人,而是更加努力的学习. 


   1999年8月,我进入碗厂中学习.虽然这只是一所普通中学,但我在这里过的很愉快、很充实.在学习上,我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我也积极的参加学校和班级活动.这是一所寄宿学校,由于我独立生活能力强,我被任命为寝室长,协助老师负责同学们的生活.艰苦的生活磨练了我的意志      


2000年8月,因为家庭变故,导致家里供不起两个学生,而我哥已经是上高中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选择弃学,出门打工为了给家里减轻经济压力。 


     2000年12月,在我堂哥的带领下,我踏出了家门,走上了打工之路。坐车几天几夜的煎熬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河南淮阳。第一次离家难免有伤感好在我堂哥对我很是关心照顾。我们一群人来到了工厂,这是一家红砖制造厂。因为我堂哥是包头加上我年纪小所以安排我的工作比较轻松每天的工作就是看好机器开电关电,一个月400块钱。远在他乡为异客每每思念父母亲,在这艰苦的日子里,终于度过了第一个月。月底发工资,终于我拿上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资当时的心情现在还历历在望,我颤抖的小手拿着400块钱心里美极了,想着多做两个月就可以跟家人寄钱回家,哥哥就能买上一双好鞋一身好衣服,妹妹就能买点好吃的,爸妈就不用那么辛苦的为哥哥的学费操心。所以外面的日子再难,我也要坚持。     


 2001年7月,终于通过堂哥给家里寄去一千块钱!父母在电话里问了我很多妈妈问我能不能吃饱饭冷不冷别人说话我听不听得懂?我强忍住泪水,故作坚强的说道,你们放心吧,我在外面很好!哥哥也问我有没有人欺负我?要我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为家里担心那么多,他会好好学习省吃俭用,现在是他对不起我等改天他读书出来了,他一定会弥补我的。说实话,哥哥从小就很疼我,从来不会欺负我,都是让着我,我觉得我有这样的哥哥是我的福气。妹妹在旁边叫我可当时的她还小,说话都说不清楚,只听她在叫二哥二哥。终于我的眼泪忍不住了,我挂断了电话。 终于到了10月。河南的天气很冷,10月就开始下雪了。因为住房条件不好所以我经常都被冻醒。白天上班寒风呼呼的刮着,工友们都去买棉袄了可是我觉得买棉袄太贵了,所以我跟他们开玩笑说我是小伙子我有火我不怕冷。又过了一个多月天气越来越冷,我的小手已经冻肿了脸蛋你红肿了,工友还跟我开玩笑说我长胖了。     


 2001年11月,这天我像往常一样的早早就起来梳洗了一下准备上班。突然看见堂哥走过来对我说道叔叔和婶婶都已经去福建打工了他们要你过年去福建不要回家了。我当时就懵了,爸妈不是在家好好的吗?怎么会去福建呢?于是我要堂哥打电话给爸妈我要跟他们说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传来妈妈的声音四哥吗?我定了定神,说道我是小顺。妈妈忙说到小顺你们今天没上班吗?我没有回答她我反问到你们怎么不在家里跑去福建做什么?妈妈说在家里不行呀没有收入你哥上学马上要花很多钱的。我说我不是在外面上班了吗?你们走了妹妹怎么办?妈妈说妹妹送到花山外婆家外婆帮忙带。可妹妹那么小你们怎么舍得。妈妈说那你也还小我们也不舍得让你在外面受苦受累我们是想出来找一份工作好让你明年继续上学不能耽误你的学业你们都是我身上的肉我都心疼都想让你们有一个好的前程你妹妹还小先在外婆家待着等她大一点我们会带出来上学的。我说的我都出来了我就不会回去上学了我现在能上班能赚钱了,可是妹妹那么小你们不能让你对她!妈妈说你在那边好好的到过年的时候来福建有什么事我们再说。这个电话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因为它让我的人生发生了逆转。   


2002年2月,堂哥送我到郑州火车站坐火车往福建厦门。我第一次独自一人踏上火车在拥挤的人群里找到了我的座位。我没敢带太多东西一个小包装了几件衣服,提上两桶泡面一瓶矿泉水。火车慢慢的启动了我两眼望着窗外望着堂哥那熟悉的面孔渐渐的离我而去。在火车上我不敢与人说话就连上厕所都是快去快回。因为年纪小总担心会被人骗不说话是最好的。我也不敢睡觉就这样一直熬了两天一夜终于到了厦门。下火车的那一刹那我整个人都是飘浮的眼前一片陌生复杂的环境脑袋里是懵懵的,我抖了抖腿定了定神顺着人群走出了站口。在转了好几圈的情况下终于找到了厦门往泉州的客车,因为是春运期间所以客人相当多,我被挤到了最后一路上,但随着颠簸拥堵不时有晕车旅客的呕吐在四个小时的忍耐下终于到了泉州。我一下车对面爸妈那熟悉的面孔映入了我眼帘,他们也看到我了爸爸赶忙跑过来帮我提上行李,妈妈过来拿起了我的手说道手怎么都肿了?我笑到没事看我长胖了。妈妈哽咽了两眼流出了泪水。我大声的说道没事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们找了家餐厅吃了顿饭,坐上公交车晚上的时候终于到了爸妈在厂里。晚上我们都没睡爸妈问了我很多在这里一年里的点点滴滴。我也问了他们很多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可能是我太困了熬了几天的夜,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长按上面二维码即可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