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经典 | 良心不安的人啊 请接受神所赐的平安!--《都是恩典》(六)【Puritan_Today】

今日清教徒2021-04-06 10:16:37


精彩音频:《都是恩典》(六)司布真 著



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1834-1892):“清教徒的承继人”,基督教历史上大有能力的布道家。人称“讲道王子”,19岁时就以讲道轰动整个伦敦。他在伦敦三十八年的工作,使教会增加将近一万五千人。在他讲道时,常是人山人海。

《都是恩典》一书为1886年写成,很快成为他最为人阅读的一本书,直到今日仍是如此。


名 人 小 传


司布真(五)

                    

               奇妙的归正经历                

                             

                                  编写:晓鸥


1849年12月,纽马克特的学校热病流行,学校暂时关闭,查尔斯回到科尔切斯特的家里,在那里度过圣诞假期。

上帝使用这次环境的改变,把这个寻求的少年引向了救恩。司布真归正的故事广为人知,被重复讲述了一次又一次,但恐怕没有人比司布真自己讲述得更好。


今日,让我们来听听司布真自己的回述吧:

我有时想,假如那个礼拜日的造成,我去往敬拜的地方时,仁慈的上帝没有赐下那场暴风雪,我可能直到现在还生活在黑暗和绝望之中。因为雪太大,我就转到了一条小路,来到一个很小的循道会保守派教会。礼拜堂里只有十几个人。我以前听说过循道会保守派,他们高声唱诗,把人的耳朵都震疼了,但那并没有影响我。我想知道自己如何才能得救……



那天早晨牧师没有来,我估计暴风雪使他无法赶路。最后,一个看起来很瘦弱的人走上讲坛来讲道,他可能是鞋匠或者裁缝,或者从事类似职业的人。现在的讲道者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但那个人实在没有什么学问,他讲道的内容紧紧围绕他所引用的经文,原因:他没有别的什么话可说。他所引用的经文是—“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以赛亚书四十五22)


他读经的时候,甚至连发音都不太准确,但那不要紧。我想,那节经文带给了我一线希望之光。

那位讲道者继续说道:“这的确是一节非常简单的经文。它谈到了‘望’。望不用花费丝毫力气。你不用抬起你的脚或举起你的手,你只需要‘望’。人不需要到大学里去学习望。即使你是最愚蠢的傻瓜,你也会望。人不需要一年赚1,000英镑才能望。任何人都可以望,就连小孩子也会望。”


“但是经文说:‘仰望我!’”他用浓重的埃塞克斯口音说:“你们中的很多人望的是自己,但望自己是没有用的。你们在自己里面永远也找不到任何安慰。有的人说仰望天父上帝。不,我们将来要仰望天父上帝。耶稣基督说:‘仰望我。’你们中有些人说:‘我们必须等候圣灵做工。’你们刚才与此无关。要仰望基督。经文说:‘仰望我。’”


然后,那个虔诚的人继续说道:“仰望我,我正在为你们流下大滴的鲜血;仰望我,我正挂在十字架上;仰望我,我死了并被埋葬了;仰望我,我复活了;仰望我,我升天了;仰望我,我坐在天父的右边。哦,可怜的罪人啊,仰望我!仰望我!”



他的讲道……勉强维持了大约10分钟左右,就再也无话可说了。然后他看着台下的我,我猜想因为当时在场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他知道我是陌生人。

他一直盯着我,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似的。他说:“年轻人,你看起来很愁苦。”是的,我的确很愁苦,但我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讲坛上的人谈论我个人的外表。然而,这是有益的一击,恰好击中了要害。他继续说道:“如果你不听从我所讲的经文,你将会永远愁苦——一生也愁苦,死也愁苦;但如果你现在听从,此刻,你就能得救。”然后他举起手,像只有循道会保守派信徒才能做到的那样,大声喊道:“年轻人,你要仰望耶稣基督!仰望!仰望!仰望!你不能做什么,只有仰望才能活着!”


我立刻看见了救恩之路。我不知道他还说了些什么—我不再留意他的话了—我的心完全被那一个思想所占据……



我曾经等候去做许多事情,但就在那时,我听到了那个词——“仰望!”对我来说是多么迷人的词汇啊!哦,我一直在仰望,直到我的眼睛快看不清了为止。


就在那一刻,乌云散去,黑暗消退,我看见了太阳;就在那一瞬间,我站起来,和他们当中最热情的人一起歌唱,赞美基督的宝血,赞美唯独仰望基督的单纯信心。哦,要是先前有人告诉我:“信靠基督,你必得救!”那该多好啊!然而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上帝智慧的安排,现在我可以说:


“自从我凭着信心看见了小溪

流过便医好了伤口,

救赎之爱便是我的主题,

直到我死去……”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快乐的日子,在那一天,我找到了救主,学会了依偎在他的脚边……我聆听上帝的圣言,那节宝贵的经文把我引向了十字架上的基督。我可以作证,那一天的喜乐是绝对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我可以跳跃,我可以跳舞,但是无论什么也无法表达我那一时刻的喜乐。从那以后,我有过基督徒的很多经历,但没有一次像第一天那样无比兴奋,那样闪耀着喜乐之光。


我想我本可以从座位上跳起来,和那些循道会的弟兄中最狂热的人一起大喊……“我得赦免了!我得赦免了!这是恩典的丰碑!一个罪人因基督的宝血得救了!”我的心灵看见捆绑它的锁链断成了碎片,我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得了释放的灵魂,是天堂的后裔,被赦免的人,被耶稣基督所接纳的人,被拉出了肮脏的泥土,被拉出了可怕的深坑,现在,我的脚站立在磐石之上,我的道路已经确定……


从十点半我进入那个礼拜堂到12点半我回到家里,短短两个小时之间,我身上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啊!单单借着仰望基督,我已经被从绝望之中拯救出来,被带到了如此喜乐的心境之中,以至于我回到家后,家人看到我时说:“你身上一定发生了奇妙的事情!”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们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哦!那一天,当知道家里的长子已经找到了救主,知道自己得赦免了之后,大家都沉浸在喜乐之中。

—— 摘自《早期岁月》


司布真的归正是他一生中的重要转折点。他的确成了一个新造的人。漫长而痛苦的悔罪历程过去了,在他面前一切都是崭新的。

然而,曾经受过的苦难在他身上留下了持久的影响。对于罪之邪恶的认识,在他的头脑中根深蒂固,使他憎恶邪恶,喜爱一切圣洁的东西。


他以前听到的牧师的讲道,没有以简单明了的方式阐明福音,这使他在一生的侍奉中,在每一次讲道中,都以非常直白易懂的方法告诉罪人如何才能得救。


之后在他的《自传》中他这样写道:

饱含着罪的浓重苦涩的属灵经历,对于身处其中的人而言,是极其宝贵的。人在饮这杯苦酒的时候,是非常痛苦的,但在消化它的时候及以后的时光中,它却是极其有益的。

当前出现了许多浅薄而脆弱的虔诚,也许是因为人们生活在福音时代,很容易得到平安和喜乐。我们不愿评判现今的悔改归正者,但毫无疑问,我们更喜欢这种属灵的操练:借着十字架下面的痛哭来带领灵魂,使之确信自己‘完完全全洁净’了之前,认识到自己的黑暗。

有太多人轻看了罪,因而也就轻看了救主。站在上帝面前,被宣告有罪并被定罪,脖子上已经绕着绳索的人,正是因自己的罪得赦免而流下欢喜的眼泪,克制自己里面已经得饶恕的邪恶,为用宝血洗净他的救赎主之荣耀而活的人。

—— 司布真《自传》,1890年


尽管他才只有15岁,但他对基督的爱是如此强烈,他迫不及待地要为基督做一些事,他必须要找到侍奉基督的途径并且立刻就开始行动。


这往往是蒙恩得救的罪人在感恩找那个表达生命得自由与赦免的记号!
期待下期与你继续分享:司布真如何开始喜乐地侍奉主。
资料来源

《司布真传》

 阿诺德·达里茂 Arnold Dalimore 著

《司布真的哀愁》

 扎克·艾斯怀 Zack Eswine 著

《简明教会历史》

 理查德·W·科尼什 Richard·W·Cornish 著




精选经典

清教徒名家名著 值得你默想细读









《都是恩典》司布真 著

  出人意外的平安


我自己曾经落在深重的罪恶感中,使我的生活变得愁苦不堪。但是当我听见他的命令,“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神,再没有别神”(赛四十五22)。我就仰望主,立刻主就称我为义。我看见耶稣基督,为我成为罪,这一洞见给了我安息。古时那些在旷野被大蛇咬伤的以色列人,只要仰望铜蛇,立刻就得痊愈;同样的,一旦我仰望钉十字架的救主,我也得享安息。圣灵使我能信,也使我因信得享安息。我确定我已得赦免,就和我以前确定自己被定罪一样清楚。


我所以确知被定罪,是因为神的话如此宣告,并且我的良心也一同作见证。而当主称我为义的时候,同样的,也有两个见证人给我肯定的确据。主在经上这样说:“信他的人不被定罪”(约三18)。我的良心见证我的确相信了,并且神按着公义,赦免了我。


所以我有圣灵和我的良心同作见证,这两者的见证是互相和谐一致的。


噢,我多么盼望你在这件事上能接受神的见证,那么你很快的,也会在自己里面有良心的见证!



如果真有靠行为称义的人,那么我胆敢说:一个蒙神称义的罪人要比这样的人站立得更稳。我们永远没有办法确定自己是否行了足够的义。


我们的良心总是忐忑不安,担心自己会不会到终还是有所亏欠。如此一来,我们只能战战兢兢地倚靠一个难免会有失误的良知,让它来判断、左右我们的感觉。


但是当神自己称我们为义,圣灵又为我们作见证,并把神的平安赐给我们时,我们就觉得大有把握,问题已经解决,可以高枕无忧了。一个人若接受神所赐那出人意外的平安,其灵魂深处所享受的宁静是无可言喻的。



我们已经看过罪人如何称义,并且也明白只有神有权称人为义。现在我们要进一步探讨:公义的神如何称罪人为义呢?罗马书第三章第二十一节到二十六节,我们从保罗的话就可以找到完全的答案。让我们来读这六节圣经,以便明白这一章的主旨:

 

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的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

 

让我先告诉你我个人的一点经验。当我在圣灵的光照下,深深为罪自责时,我就对神的公义有极清晰明确的印象。罪──不管它对别人意味着什么──对我成了无可忍受的重担。这倒不是说我惧怕地狱,更正确地说,我是怕罪。我以前深觉罪孽深重,以致於连我自己都觉得,如果神不惩罚我,我自己就会要求他这么做。我觉得全地的审判者都应当指责象我这样的罪人。我自己坐在法官席上,自己定自己的罪,并宣判我理当沉沦灭亡。我承认如果我是神,我一定会把象这样罪大恶极的家伙打入地狱的最底层。


当我这样思想的时候,我又考虑到神荣耀的尊名和他道德律的尊严。我觉得我若不合公义而蒙赦免,我的良心是不会满意的。我所犯的罪必须被惩治。这么一来,问题就产生了:神如何能又公义,又称我这个罪孽深重的人为义呢?


我不禁扪心自问:“他如何能又公义,又称人为义呢?”因这问题,我忧心忡忡,我找不到答案。我实在没有办法自己发明出一个叫我良心满意的解答。


对我来说,赎罪的教义乃是证明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最有力证据之一。有谁能想象,这位公义的主宰竟为不义的叛徒而死呢?这绝非人间的神话或诗人的美梦幻想。这种代罪的救赎法,所以为人所知,乃因为它是事实。它不可能是虚构的,它是神亲自命定策划的,不是人凭空想象出来的。



我年幼时,就已听见过耶稣为人舍命,以完成救恩的计划。但我内心深处所知道的,并不比非洲蛮荒呼腾图人知道得多。光就在我前面,但我是眼瞎的,所以主必须亲自向我解明。他给我新的启示(就好象我从来没有在圣经上读到过似的):神已经设立耶稣作了罪的挽回祭,以满足神的公义。我相信每一个重生的人,当他看到主耶稣为人赎罪这个真理时,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新的启示。我终於明白救恩是藉着主代替罪人舍命而得以实现的,并且这计划在创世以前,神就已安排妥当了。


主使我看清楚,他是神的儿子,本与父神同等,同享永恒,却在远古以前,即被立约为神选民的元首,好叫他在这地位中为他们受苦,且拯救他们。


既然我们的堕落原先就不是个人的事──因为我们是在首先的亚当所代表的整体中堕落的──我们就有机会在第二个代表性的整体中恢复原先的地位,也就是藉着耶稣,神立约使他作神子民的元首,好叫他成了第二个亚当。我看清在我真正犯罪之前,我已经因着第一个祖先的罪而堕落。但可幸的是,按着律法的观点,我有可能因着第二个元首与代表而得到恢复。亚当的堕落,留下了一个补救的漏洞,使另一个亚当可以除灭首先的亚当所造成的败坏。


当我正担忧着是否有一位公义的神肯赦免我时,我明白并且因信看见神的儿子耶稣道成肉身,在十字架上以他尊贵的身躯承担了我的罪。我看见因他受的刑罚,我得了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得了医治。你是否也看见呢?你是否明白神何以能一方面完全公义,不稍减刑罚,一方面又能用无限的怜悯使归向他的罪人称义呢?



这都是因为神的儿子,在他超凡的荣耀和无可比拟的位格里,满足了律法的要求,替我承担罪的刑罚,好叫神能够放过我的罪。


基督的代死,足足超过了神的律法所规定──要把一切罪人送进地狱──的要求。让神的儿子为罪受苦,来代替整个人类受苦,这样更显出神作为的荣耀。


耶稣为我们受了死的刑罚。这是何等奇妙啊!他被挂在十架上!这是人眼所见最伟大的景象。神的儿子,也是人子,挂在那里,担负了说不出的痛苦。以义的代替不义的,为带领我们归向神。这是何等荣耀的景象啊!无辜之人竟被责打!圣洁的那一位竟被定罪!有福的那一位竟被咒诅!有无限荣光的那一位竟然羞辱而死!我愈注目神子受苦,我愈是有把握他受的苦已经解决了我的罪案。


若不是要免除我们的刑罚,他又何必受苦呢?既然他已免除了我们的刑罚,凡相信他的就不用再担心了。必然是因为已经有了赎罪的代替者,神才可以放心地赦免,而不致动摇他宝座的根基,或丝毫玷污他的律法书。至此,良心的大问题获得完全满意的解答。


神对於不义之事的忿怒──不管是那一类的不义──必然是可怕得远超过我们所能想象的。摩西说得好,“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诗九十11)然而,当我们听见荣耀之主呼喊说:“为什么离弃我?”(太二十七46),又看见他垂首断气,我们就觉得:因着这一个属天之人所摆上完全的顺服与惨然的死,神的公义已经充分地伸张了。如果神也必须臣服於自己的律法之下,他还会做得比这更彻底吗?


藉着赎罪之法所摆上的功劳,已经远超过所有人类因犯罪而造成的亏损了。耶稣舍己的大爱好象洋海,已经吞灭了我们如山的罪孽。因为这一位人类的代表是无限良善的,所以无论人类本身如何不值一顾,神还是可以用怜爱的眼神看待全人类。主耶稣基督能够站在我们的地位上,替我们背负我们所不能背负的、来自父神的忿怒,这实在是神迹中的神迹。但他已经成就此事,“成了”(约十九30)!神因为没有顾惜他自己的儿子,所以可以顾惜罪人。神能够不看你的罪愆,因为两千年前,他已经把罪愆加在他独生儿子的身上。如果你相信耶稣(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你的罪就被这一位人类的代罪羔羊除去了。



相信主是怎么一回事呢?并不是单单承认“他是神,他是救主”而已,而是全心全意地信靠他,接受他为你的救主,从今以后直到永远,以他为你生命的主,让他掌管你的一切。


如果你需要主耶稣,他已经先要了你了。如果你相信了他,我告诉你,你已不会下地狱了,否则基督所献的祭就失去功效了。


祭物既已经被悦纳了,而那个因献祭被悦纳的人还是要死,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信徒的灵魂仍可能被定罪,那基督何必要牺牲呢?如果耶稣已经替我死了,我为何还要死呢?


每一位信徒都可以宣告羔羊的祭牲是为他预备的。因信,他已经按手在祭牲上而宣告是他的了,所以他可以肯定他永不灭亡。神不会接纳了我们名分下的祭物,却又来定我们死罪。神不能透过他儿子的宝血施恩赦免,却又责打我们。那是不可能的。但愿你立刻就得着恩典,抬眼仰望耶稣,他是犯罪之人得怜悯的源头,这就是迈向救恩之路的起步。


“(神)称罪人为义。”“神称他们为义。”所以,唯有如此,“称义”才可能。神藉着神子作赎罪的祭牲而成就这事。如此,救恩之道是完全合乎公义的──公义到一个地步,没有人可以对它产生质疑──它成就得如此完全,以致於当世界末日临到,天地都要废去,也没有人能否认“称义”的果效。“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罗八33,34)。



现在,你好不好就按着你的本相进到这条救生船呢?这是死里逃生的地方!请接受这牢靠的拯救吧!


“我一无所有,”你这么说,但是又没有人要你拿什么来。逃生的人那还顾得了抓取身外之物呢?赶快跳下来吧,就照着你原来的本相。


底下,我想再以个人的体验为例来激励你。我能上天堂的唯一盼望,就是建立在加略山十架为罪人所预备的救恩上。我全心所倚靠的就是这个。除此之外,我没有丝毫的盼望。你和我的情况完全相同,因为我们都没有一点点好处优点足以自恃。让我们携手一同站在十字架底下,一劳永逸地将我们的灵魂交托给那位为我们的罪流血至死的主。我们都要因同一位救主而蒙拯救。如果你相信了还是会灭亡,那么我也一样会灭亡。我要怎样才能把我对福音的信心证明给你看呢?



默想与分享:

你的真诚分享是对别人生命的祝福!欢迎您留言 就以下问题写下你宝贵的思考和感动!

1.本文对你认识“称义”这个事实有怎样的帮助?


2.下一次当你良心忐忑不安时,你会怎样面对?


精彩系列 往期点览:

《都是恩典》(一)带你开启寻找天堂之路 

《都是恩典》(二)给你的好消息 

《都是恩典》(三)救恩是为不配之人而设

《都是恩典》(四)按照你糟、乱的本相来吧!

《都是恩典》(五)我若承认自己是个罪人,谁想要称我为“义”人呢?


版权所有  转载告知  注明来源


【今日清教徒】“图书馆” 

诚邀您关注公众号【今日清教徒】

我们正在为您打造 精选资源“图书馆”

一级菜单:精彩导航清教经典今日传承

【精美资源 随时点览】

✎“好用有用”的精彩资源,有声藏书正在陆续上架 

✎ 欢迎进入公众号界面了解享用 敬请恭候 代祷!


今日清教徒Puritan_Today

一个优美经典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