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文场与官场(15)

章剑华人文空间2021-02-22 09:22:06


小学生的“文化大革命”

章 剑 华

 


在我入学的第二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对于我和我的同龄同学来说,什么“政治”,什么“革命”,都是一无所知。起初,我们只是在早晨的读报课上,听老师说到《海瑞罢官》啦,邓拓、吴晗、廖沫沙啦,《炮打司令部》啦,接着又看到“破四旧”,贴大字报,斗走资派……对于这些,我似懂非懂,只是觉得好玩极了。到了四年级的时候,我们也被卷入“文革”的漩涡之中。

吴晗和《海瑞罢官》


一九六七年,“文革”进入高潮,全国大乱。这年2月4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小学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通知》,规定在外地串联的小学教师和学生应当返回本校。五、六年级和1966年毕业的学生,结合文化大革命,学习毛主席语录、“老三篇”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学习“十六条”,学唱革命歌曲。一、二、三、四年级学生学习毛主席语录,兼学识字、学唱革命歌曲,学习一些算术和科学常识。

那年,我已经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了。我们这些还没有完全懂事的小学生也正式参加了“文化大革命”。

“文革”中的革命歌曲


应当说,“文革”前的一到三年级,我们的学习是很正常的,老师们对我们进行了严格的启蒙教育。我学习特别认真,成绩在班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一直是班长。三年级时加入了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担任中队长。随着年级的升高和“文革”愈演愈烈,我们的学习开始被打乱,文化课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政治课、讨论会和各种活动。

这年年底,“中央文革小组”批转北京鲁厂路小学取消少先队、建立红小兵的一份材料,认为少先队基本上是一个全民性的少年儿童组织,抹杀了阶级斗争,不突出毛泽东思想,失去了先锋斗争作用,而红小兵是一种很好的少年儿童组织形式。

这种做法,现在看来是荒唐之极,但在当时红极一时,很快在全国各地推开,我校也闻风而动,撤消少先队,成立红小兵,并建立了红小兵兵团。

“文革”中无处不在的标语口号


在成立大会上,学校革委会主任宣读了文件,任命我为红小兵兵团长,并给授了红小兵兵团的团旗。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任命的“官职”,而且是平生最高的“官衔”——兵团团长。

小小年纪就当上了“团长”,虽然还不懂什么是“官”,但自豪感占据心灵,革命热情便高涨起来,斗争性也随之增强,白天带着红小兵到路口站岗,要求过路人都要背一段毛主席语录,否则不予放行;晚上组织红小兵排队呼口号,从西街呼到东街,从河北面呼到河南面。一时间,嘹亮的口号声响彻这个偏僻小镇的夜空: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向阶级敌人刮一场十二级红色风暴!

……

这样的口号大约喊了几个月,学校的红卫兵组织又要求我们红小兵参加到当地的阶级斗争中去。于是,我们每天晚上在街上转了两圈以后,还要站到街上的地、富、反、坏、右分子的家门口呼口号: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首恶必败,协从必问!

负隅顽抗,死路一条!

……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小学生也成了阶级斗争工具。

我们从小就接受着“斗争哲学”的熏陶,在人生的起步阶段受到了极为不良的影响。“文化大革命”不仅是对文化的大破坏,也是对人的大误导。

每当回想起当时那些“革命行动”,我既感到幼稚可笑,又感到羞愧难挡。


“文革”中的红小兵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

“章剑华人文空间”

长按二维码识别并关注


欢迎大家留言和建议,

相互交流,共同提高。

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里,

相携共进,砥砺前行。





觉得不错,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