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他一个人的江湖!

花虾金融2021-04-06 12:34:07


3月18日上午,作家李敖罹患脑瘤病逝,台北荣总发出通知,李敖于18日上午10点59分安然离世,与世长辞,享寿83岁。


蔡康永对李敖去世深表哀悼:“悼李敖~~他一个人身上,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他不在,那个江湖就不在了。”


小虾觉得众多悼词中,蔡康永的最恳切,他,一个人就是一个江湖。


小虾至今记得,读完的第一本增长“常识”的书是李敖的《第一流人的境界》,买的好像是盗版。


当然,此前在大学读过他的“黄色”小说《上山·上山·爱》,清楚记得他在序言里说:清者阅之只成圣,浊者见之以为淫。对不起,大师,怪我那时太年轻,做了后者。


他向来自夸,很少谦虚,所以有人讨厌他,讨厌他的人很少知道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娱乐(虽然喜爱且物化美女),书斋里干了几十年,如果你也这样,你也可以自夸的。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李敖的一生是嬉笑怒骂的一生,他那份张狂从来不遮掩。李敖在台湾的风评很具争议,但谁都骂不过他是绝无异议的。


“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李敖屡屡与人对骂,或旁征博引或证据确凿,最后被骂之人也恨不得认为自己就是王八蛋。



 李敖说自己,“我生平桀骜剽悍,绝不苟且偷生,并且一再冲决网罗。古人有大志者‘推倒一世豪杰’,但我认为他们说大话,真正做到此气魄的,乃是千山独行的李敖自己,千古一人而已。”


李敖的狂从何处来?当年他从台湾国民党控制的舆论环境下突出重围,没有这股子狂劲儿是做不到的。到的后来,他屡屡被当局打压和排斥,人被关,书被禁,舆论被封杀,以致凡有说话机会,必发振聋发聩的言论,才算对得起这次机会。久而久之,以狂傲不羁的态度做惊人之语,渐渐成了他的语言风格。


李敖一辈子在“骂”,除死外不曾沉默一刻。


国民党独裁时期,李敖常年在《文星》撰文宣扬自由主义思潮,反对中国国民党独裁,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努力。以致蒋介石亲下“该书店应即迅速设法予以封闭”的手令,《文星》被封。


1970年被国民党当局软禁,1971年被以叛乱罪判入狱,服刑至1976年。但又能怎样?在监狱里想尽办法也要骂,一出狱就出书继续骂,并且提前写好六本,即便二次入狱后,依然能够通过朋友每月出版一册,当局只能出一本查禁一本。以致李敖成了台湾当时被查禁最多的作家。


曾在《上山·上山·爱》序言中听李敖说:一共写了一百多本书,国民党查禁96本,但此书没有查禁,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觉得是“黄书”,无需查禁。(仅凭记忆,多年过去或有出入)。


对入狱、对查禁李敖混不在意,禁的多,写的更多,从蒋介石时期,到去世之前,李敖就没改变过。因为他“是绝不怕孤单寂寞的,长夜漫漫,任重道远,我简直找不到和我同道的人,只是独行踽踽地走向前程。”

 


△李敖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


他形容自己的职业和屠户有点儿像,就是每天要杀许多猪。只是屠户用刀,他用笔而已。在他这把屠刀下,无论是国民党、民进党、台独分子,谁也逃不过。所以,有人形容李敖不喜于蓝,不容于绿,远眺对岸万里河山,唯余笑骂怅然。


笑骂是有,他却从不怅然。就是从濒死中醒来,医生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王八蛋”。

只要还活着,就要不停的发声。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这是李敖。



才子佳人?NO,自闭的灵魂


长大后,开始喜欢他写的歌,《只爱一点点》、《忘了我是谁》,年轻人不理解李敖的情歌,在感情里跌宕过的人却能感同身受。


他说: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的爱情像海深,
  我的爱情浅。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的爱情像天长,
  我的爱情短。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眉来又眼去,
  我只偷看你一眼。

 

这是在狱中写的一首小诗,也是他的爱情哲学。


李敖后来遇上了胡因梦。在遇上胡因梦之前他还在忽悠女友为刘会云只同居不结婚,但遇到胡因梦后却把刘会云甩了,并在几个月后和胡因梦结了婚,当然,婚姻只维持了三个多月便告离散。


李敖胡因梦离婚协议书

李敖没有爱好,除了读书、写作,唯喜欢美女,一生恋爱甚多,却除了最后一任外,都不算长久。胡因梦无疑是他的最爱,李敖即便大泼胡因梦脏水时亦不否认这点。


在一篇白描胡因梦的短文《画梦——我画胡茵梦》里,他说: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 , 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茵——梦。

 

你不能用看明星的标准看胡因梦,胡因梦不纯粹是明星。明星都在演戏,但胡因梦不会演戏——她本身就是戏。

 

你不必了解她,一如你不必了解一颗远在天边的明星:你只要欣赏她,欣赏她,她就从天边滑落,近在你眼前。”


两人的感情问题,胡因梦一直不曾回应。直到20年后,46岁的胡因梦写了一本总结前半生心路历程的自传。在她的自传里能够看到另一个李敖。



胡因梦说,李敖其实孤独、扭曲、自闭而可怜,她将他形容为“人格失调”。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听音乐、不看电视、不打麻将,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只有工作。

李敖长期过着自囚的生活。他可以足不出户,窗帘遮得密不透光,连大门都不开,甚至曾经在墙壁上打过一个狗洞,让弟弟递进来粮食和报纸。


胡因梦揭露,李敖认识的人很多,但绝少与人深交。他如困兽一般孤独生活,但对恋爱又格外痴迷。


胡因梦记得与李敖的第一次接吻。“他接吻的时候头摆的角度是笔直的,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他竟然忘了接吻头得歪一点才行,否则鼻子怎么处置呢?我发现他连做这件事的章法和一般人都不同。只见他笔直地冲着我的鼻子压了下来,猛力地吸我的上唇(因为够不到下唇),我被压得差一点没窒息。


文坛狂士李敖、台湾第一美人胡因梦


直到后来与李敖同居,她也感觉不到李敖内心深处的爱。情爱之于李敖似乎仅限于征服。他需要女人完全臣服于他,让他的掌控欲和征服欲得到满足。

胡因梦的描述实际上李敖并不否认,李敖曾这样诠释他的爱情观。他说:“我用类似登徒子的玩世态度,洒脱地处理了爱情的乱丝。我相信,爱情本是人生的一部分,它应该只占一个比例而已,它不是全部,也不该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扯到它。一旦扯到,除了快乐,没有别的,也不该有别的。只在快乐上有远近深浅,绝不在痛苦上有死去活来,这才是最该有的‘智者之爱’。”


在《上山·上山·爱》(原谅我总提到这本书)中,李敖对他与女主角关系的描写,的确也反应出了这种传统保守“直男癌”观念。



人格瑕疵?李敖爱钱


李敖爱钱,这成了很多攻击他的人的靶子。


李敖的第二次入狱至今颇有争议。支持李敖的人说萧孟能诬陷他,并且法律最终还了他清白;攻击他的人说他侵吞朋友财产,见财忘义,并可举出其他例子。


萧孟能,《文星》社长,“文星书店”创办人,和李敖为至交好友。萧孟能及妻子朱婉莹和李敖曾并称“文星铁三角”,关系甚笃。


文星被封后,萧孟能避走海外,临行把2000多万家当托付给李敖,回来后跟李敖索要,李敖不给,因此打上官司。最终因胡因梦作证李敖有侵吞萧孟能财产的行为,李敖第二次入狱。


但这事儿李敖并不认。这件案子的另一面是,萧孟能抛弃了四十年同甘共苦的发妻朱婉坚,李敖仗义执言,因而触怒了萧孟能和他姘妇王剑芬。


李敖自述“我是与他们夫妇一起在《文星》共事多年的见证人,我亲眼看到朱婉坚如何既婉且坚的帮萧孟能赚了这些财产,如今这样子被扫地出门,我不能沉默,我要打抱不平。为了这一打抱不平,我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萧孟能居然受姘妇挑唆,翻脸无情无义,利用我帮他料理水晶大厦一件事做切入点,诬告我侵占。”


一开始,台北地方法院陈联欢法官判李敖无罪,但到了“高等法院”后,又改判坐牢半年。


李敖自述“判决内容之蹊跷已到了离奇程度,一、三法官竟不承认亲笔字据; 二、三法官竟不承认科学鉴定;三、三法官竟窜改笔录;四、三法官竟代栽证据; 五、三法官竟捏造配偶; 六、三法官竟歪曲情理; 七、三法官竟对银行作业茫然无知。”


李敖岂是甘受冤屈的人?出狱后,锲而不舍,追究出萧孟能诬告。那时政治环境发生变化,李敖被判无罪,萧孟能前后两次被判入狱,被李敖告到被通缉,最后逃到了大陆避居,才算躲过第三次入狱。


李敖爱钱吗?李敖很爱钱,他曾撰文专门评论《为什么有钱很重要?》。潘石屹还讲过李敖的一个小故事。


李敖曾在凤凰卫视做过一个节目,因大家都能理解的原因,节目被取消了。他让潘石屹转告凤凰台老板刘长乐,快点恢复他的节目,快点给他付工资吧,否则他就要跟“黄河”电视台签约了,他说:“他要不跟我签约,我就要跳‘黄河’了!”


但是否能就此断定他会为钱侵吞朋友财产?可以从另一个侧面来看一看。


1955年,日本为掩盖二战罪行,曾建立了一个“亚洲女性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主要工作就是私下寻找慰安妇,游说她们承认是自愿做慰安妇,并承认“做慰安妇是种光荣”,只要她们答应,就每人给予120万元的奖励。


曾被日本人蹂躏欺辱的妇女自然不肯答应。但现实是,这些苦难的女性生活艰难,她们实际上很需要钱。台湾的一些媚日份子抓住这点,跑去游说台湾的慰安妇签字承认,领取基金会的“补助”。


李敖听说此事后,义愤填膺,“在大陆,亚洲女性基金的门一直打不开,韩国更禁止亚洲女性基金会入境游说,为什么台湾却有人要去开这扇门?”


但是,只图嘴痛快,这些女性的生活怎么办?李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收藏品拍卖,最终拍得3300万台币,全部捐给了台湾的慰安妇。


李敖说:这是我近年做的最痛快的一件事。


通过这件事,我们能否考虑,李敖会是无故私吞朋友财产的人吗?


当然,李敖也说:毕生收藏化为乌有,每每想起,还在心疼。


他也是真爱钱的主儿。



一个人一个江湖


李敖打遍台湾无敌手,华文圈没有比他更狂的人。但他似乎也担得起这名声。



他13岁以第一名身份考入北京四中(后随父母撤去台湾);高二就已是全台湾征文第一名;29岁便出任《文星》主笔,拉开贯穿时代的“文化论战”序幕。


他精通文史,学贯中西,胡适说他比胡适更懂胡适,林清玄说他是台湾黑夜最亮的那盏灯。


在大学时,李敖即锋芒毕露,胡适和钱穆两位大师争着收他为徒。他大四的毕业论文到教授手上之后,除了一处笔误,教授无一字更改。因为李敖的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他。


历史学教授给李敖的评价是:“李君天分很高,能放大找材料,更长于组织与剪裁,剖析问题如剥笋如抽茧,探骊得珠之妙。”


有这一手天才,天下又怎么会有吵得过他的人?骂你王八蛋,他就能分析出来你为什么是王八蛋。


在台湾最压抑的长夜,他词锋如剑,以一己之力呼唤民智,以布衣之躯笑傲王侯。一生作品超1500万字,真正著作等身。



他亲历过最动荡的天下,挑战过最森严的铁幕,历经一生管控不曾真正解放过,但依旧能我行我素,保持真我。即使濒临死亡,他也仍旧像一个战士。

 


在整个近现代中国,李敖的影响力是不容小觑的。真正是该大吹特吹的人,而李敖通常不等人先自吹了。


他解释说:我一生朋友不多,也不花时间招朋引类,所以“自大其身”,全靠自己吹捧自己。吃不消我自吹自擂的人应该惭愧,你们本该替我吹的,但你们闪躲,我就只好自己来了。我吹牛,因为你沉默。


李敖早前预言,“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果然,他刚刚离开一天,悼念已铺满网络。


李敖刚死就掀起祭奠波澜,其实与他的才学与他的成就关系不大,正像一位网友说的,年轻男孩喜欢李敖,因为他的狂放不羁;成熟男人喜欢李敖,因为他的我行我素。


在这个越来越女性化越来越安稳缺少江湖气的社会,李敖代表着恃才傲物、放浪形骸的雄性荷尔蒙。他成为了诸多男人暗藏心底的传奇,他,就是一个江湖。



文中图片、视频及部分文字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请虾友们注意,周五券,只有通过周一至周四的“微信专属红包”转发给好友,好友通过该券链接,注册、出借完成后,才能留言领取周五券。通过APP邀好友链接邀请好友的不能领券;通过“微信专属红包”邀请好友成功,但好友未使用红包出借前,不能领券。



昨日名额满于昨日17:16:49,在当日推文下留言有效,前200名领券,(猜虾宝项目马上要上了)今日可领周二券:


↓戳这里,注册花虾金融APP,立即获1688元大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