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英译组里的吴兴华

废纸帮2021-04-03 14:27:27






点击蓝字“废纸帮”,关注最美书人书事


编者按 :长久以来,收藏界与学术界往往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搞学术的多半看不起也见不到废纸 “新 ” 材料,玩废纸的则往往关起门来自娱自乐。对于学术研究、资料本身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损失和浪费。承蒙巴金故居不弃,向废纸帮组稿,并以“废纸帮作品小辑”的形式刊发在《点滴》杂志2017年第三期上。即日起废纸帮将转载刊出这批稿件,以飨读者。


吴兴华,一个遥远的名字,最近因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出版了《吴兴华全集》,而被重新提起。

吴兴华全集.译文集


青年吴兴华

吴兴华(1921—1966)籍贯浙江杭州,生于天津塘沽。是现代诗人、翻译家。少年时他就在30年代影响很大的诗刊《小雅》《新诗》上发表过作品,被誉为“不世出的天才诗人”。吴兴华天资聪颖,16岁入燕京大学西语系学习,虽未曾出国留洋,却熟稔英、法、德多种语言。26岁时被燕京大学破格提升为英语系副教授,33岁成为北大西语系副主任。他也是第一位把《尤利西斯》引入中国的翻译家,译作《神曲》被誉为“神品”,《亨利四世》则被同行方平盛赞为莎翁译作典范。

 

在师友们的心目中,吴兴华无疑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英籍导师谢迪克教授说:“(吴)是我在燕京教过的学生中才华最高的一位,足以和我在康乃尔大学教过的学生、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耶鲁大学教授,英语文学批评巨擘)相匹敌”。夏志清在《追念钱钟书先生》一文中引用宋淇的信:“陈寅恪、钱钟书、吴兴华代表三代兼通中西的大儒。”王世襄的评论是:“如果吴兴华活着,他会是一个钱钟书式的人物。” 

 

可是1949年以后的30多年,才华横溢的吴兴华几乎被遗忘了。

 

说来也巧,手头有几页1952年的老旧废纸,里面倒是多次提到了吴兴华的名字。


出让给我的北京书商小高说,这是曾任毛选英译组组长程镇球的手稿,记录了一些当年翻译工作时的轶事。

 

程镇球(1919—2007)江苏宜兴人。194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政治系。195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北平外事学校(后更名为北京外国语学院/大学)副教授、系副主任,中共中央编译局《毛泽东选集》英语翻译组组长,翻译室顾问兼外交学院教授、外语专家。


程镇球


吴兴华的名字赫然在列

20/9

经常日班          机动

钱钟书 杨宪益夫妇 萧乾

杨业治           经常夜班

胡敦元             柯鲁克

张祥保

 

以下日夜班轮流

 

杨承芳        程镇球

吴景荣        方矩成

许国璋        吴兴华

巫宁坤        袁可嘉

于宝榘        赵景伦

周家骖        任家桢

8.00-17.30)赵一鹤

......

这是一叠活页纸笔记,第一页纸上的首个名字是钱钟书。(我猜测书商小高大概是冲着钱先生的大名去的,发现关系不大,就便宜让了。)钱在一份1955年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表》中曾记录过:“自1950年7月起至去年(1954年)2月皆全部从事《毛泽东选集》英译工作”


第二个名字是杨宪益夫妇,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划去了。杨宪益自传《漏船载酒忆当年》回忆:“1951年春,我接到北京方面的邀请去做翻译工作。不过我不想翻译毛主席的政治、哲学著作,于是这件事情就搁下来了。”


第三个名字是萧乾,他在外文出版社的时候,也做过毛选的英译工作。

 

据程镇球《毛选英译回忆片段———纪念毛泽东一百周年诞辰》中记载:”1960年夏,我参加徐永煐主持的《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的英译工作。参加这次英译的还有杨承芳、陈龙、吴景荣、方钜成、于宝榘、郑儒鰔、赵一鹤等。”


这句话里提到的九个人,有六个人的名字出现在日夜班的排班安排里。


名单上的联系电话


20/9决定

①日夜班定时轮转

②从廿一日开始,工作时间暂定为:日 8.00—17.30 晚 17.00-26.00

视工作需要,时间可随时延伸。

③夜班如工作轻,十一点钟可以回去,但须留下电话号码,有事以便随时联系。


这页的反面还记录了一些电话号码,包括徐永煐、刘尊棋的。徐是美国共产党中国局书记,后任中宣部《毛泽东选集》英译委员会主任,实际上是毛选英译工作的组织者。刘是英文《人民中国》的总编辑,主管对外宣传工作,是著名的新闻家。

 

钱钟书、程镇球同是毛选英译组定稿三人组的成员;胡敦元27年加入美国共产党,51年回国后任外贸学院的教授。杨业治是北大教授,德语专业主任;吴景荣和许国璋是英语权威、巫宁坤是翻译家、学者;杨承芳做过周恩来的英文秘书;张祥保是北大西语系的老师。


当年的毛选英译工作是一项严肃重大的政治任务,全部成员都经过了严格的政审,参与者们均具备丰富的学识和优异的英文水准,代表了当时国内最高的翻译水平。因为特殊的政治性质和保密制度,至今能见到公开披露的资料仍极其有限。

 

中共从上世纪40年代在美国时就开始翻译毛选。1950年成立了中宣部英译毛选委员会,徐永煐任主任,委员有金岳霖、钱钟书、王佐良、唐明照、冀朝鼎等。51年委员会改名为中宣部英译室,53年底完成毛选1~3卷后撤销。当时在中宣部国际宣传处工作的绿原阅读了伦敦版毛选前三卷,按照他的英语程度和趣味,觉得译笔“实在不坏”,不但做到“信”和“达”,而且真正近乎“雅”。

吴兴华的审译工作评价


程镇球的记录里,对吴兴华的审译工作评价较高。


吴兴华 上上 速度较快,尤其叙述性和描写性文章审得好些,工作积极。


座位表


程镇球还画出了中英小组的座位表,吴兴华与吴景荣的座位是挨着的。

工作时间和制度

这页反面则记录了工作时间,工作制度。


不准迟到早退、保密:守纪律,文件不外携,工作情况不向外讲”。

 

英译组组长程镇球的手稿

所有参与者都是英文专家

程镇球的回忆文章中也记录了其中不少人参加过毛选英译工作

严格的工作纪律,要求保密,工作量繁重,时间大概是1952年秋季


看到这里,感觉结论就在眼前:吴兴华是不是也参加了毛选英译的工作?


目前为止没有见到过相关的报道,如果属实,倒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发现。写到这里,很高兴地告诉文史学者吴心海老师,结果被泼了冷水:


1) 吴兴华如果参加了毛选英译工作,即便本人不做记录,连家属、师友、同事们都不知道么?已经过了保密期限,多少会有些文章露出点点尖角,但至今未见任何信息。


2) 程镇球回忆文章里的名单是1960年翻译毛选第四卷的人员。而早在1957年.吴兴华因为与苏联专家有不同见解,已经被打成右派了,不可能参加三年后的翻译工作。

 

继续翻看这堆废纸,后面倒是还有一页也提到了吴兴华。

“吴兴华(未曾出国):三反前崇美,教师学习积极,当小组长。过去教腐朽文学……三反中表现还好,上次在和大工作时还说燕大系主任(美人)没有什么问题,立场很模糊。和大归来,教书不太好。”


吴兴华 和大归来

国庆三周年 和平大会纪念戳

再下一页,盖了一个新中国成立三周年的纪念戳,三个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纪念戳。看到这里,恍然大悟!


“和大”应该是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委员会的简称。它成立于开国大典的第二天,这是新中国开展国际统战工作的第一个综合性民间组织。目的是为了打开人民外交的新渠道,促使各国尽早承认新中国。 

 

1950年11月,世界和平理事会决定1952年在中国召开亚太和会,全称是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中国著名和平人士宋庆龄、郭沫若、彭真、刘宁一等十一人代表中国人民的意志,于1952年 3月联名邀请亚洲和太平洋区域的和平人士共同发起了这次会议。1952年10月2日至12日在北京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来自亚洲、大洋洲、美洲、非洲、欧洲四十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四百多名代表。大会一共召开了11天,有100多名各国代表在大会上发言。在无一反对,无一弃权的情况下,会议一致通过了《告世界人民书》《致联合国书》《关于日本问题的决议》《关于朝鲜问题的决议》《关于文化交流问题的决议》《关于建立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联络委员会的决议》等多项决议。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承办的第一个国际性会议。


为了庆祝这次盛会召开,中国邮电部还在会议开幕当天发行了张光宇等人设计的纪念邮票。

亚太会议邮票

这次会议开拓了新中国的民间外交,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会后安排的各地参观访问更为亚太国家认识新中国打开了窗口,增进了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

 

新中国刚刚成立三年,在北京召开如此大规模的国际会议,在当时是一项具有高度政治意义的大事,是全体中国人的光荣与责任。当时中央号召:全国上下统一调动,全力支持开好大会。这是新中国齐心合力,集中力量办大事优越性在对外工作中的第一次大展示。 


会议开始前好几个月就开始筹备。因为大会的翻译任务重,而翻译人员又不足,所以参与筹备的大会翻译处长徐永煐还开办了应急培训班,并借调了钱钟书、吴景荣、许国璋、吴兴华等教授协助翻译。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大会的翻译工作取得了圆满的效果,本次和平大会也取得了预想的效果。

 

巫宁坤的回忆录里也证实了这点,兴华从五月起就调去“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平会议”担任翻译工作……又奉命继吴兴华之后参加“亚太和大”翻译工作,北京英语界前辈朱光潜、钱钟书、卞之琳、吴景荣、萧乾等人已先我而至,翻译大师杨宪益和英籍夫人戴乃迭也从南京调来……”


宋以朗认为,“钱钟书、吴兴华真正见面相交,可能始于1952年。当时亚太地区和平会议在北京举行,钱钟书主持英译汉的翻译组,吴兴华、张芝联也参与了口译和审稿工作。”

 

那么至此,结论应该就是:吴兴华参加了1952年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翻译工作。


如此优秀的人才,可惜在时代风雨的摧残下,没来得及充分的施展才华,1966年夏天就凋谢了。


写在这里,希望这个资料能对吴兴华研究有那么一点点用处吧。


彩蛋:1952年宋庆龄和大演讲


https://v.qq.com/x/page/h0158uo52x1.html




▶这篇文章经作者 徐自豪 授权,由废纸帮独家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但是喜欢的话可以分享到朋友圈哦!)。如有抄袭行为,一经发现,立即举报!


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


▶关于“废纸帮”:

本公众号的作者,天南海北, 全是书友。以前是群聊,话题包括名人墨迹,新旧书,月旦人物免不了。大家投缘,乐呵,还长见识。年近中年,事儿忘得快,下决心做了这个公众号。今后我们碰过面、经过手,值得一说的,都放在这上面了,如题,都是关于“废纸”。


废纸帮

关注最美书人书事


微信号:feizhibang



投稿及商务合作,请在公众号直接留言联系小编

或发邮件至:Feizhibang201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