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自传 深情无限 作者啸大江 校阅彭金山

庄山洛水2021-04-05 13:32:02

     族谱自传  深情无限 

 

啸大江    撰文

彭金山    校阅


       受王志敏、杨军之托,我为《岁月之歌》写篇序文。我集中时间和精力,一气读完这部作品,并进行了认真的思考鉴赏。总的感觉:这是一部富有创新意义,融族谱自传为一体,充满真情实感的好作品,对于大力传承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美德,传递正能量,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极大的作用。

       所谓族谱,就是一个家族的历史。历史上,不同姓氏,不同家族的族谱,有所不同,如冯祖贻著《煊赫旧家声▪张爱玲家族旧事》和吴应瑜编著《陈寅恪家族旧事》,无论内容还是形式,就不相同。魏柏树《平凉家谱谱例初探》,归纳列举了二十六项譜则。庄浪清咸丰进士、奉直大夫、刑部主事加一级赵贡玉家《赵氏亲族谱牒》除序、卷首凡例、封典外,主要有四项、分六卷。一般百姓人家的家谱,记载的无非是世袭和坟茔概况而已。同是家族,同是族谱,阶层不同,蕴藏在其中的内涵意义就有天壤之别。甘肃陇西天下李氏文化博物馆、李氏祠堂中陈列的李氏族谱,湖南韶山毛泽东纪念馆、毛氏祠堂中陈列的毛氏族谱,除了具备族谱的共性外,就分别因为有了李渊、李世民父子,就有了隋唐两个王朝国史的意义;因为有了毛泽东,就有了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中国军队、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意义。

       王志敏先生该作,除具有传统族谱的性质外,大胆突破,敢于创新,上溯下延,左扩右展,内容丰富,关系清楚,脉络清晰,全面周到,凡本家宗族,重要亲戚,庄族亲谊,故旧新交,应列尽列,令人耳目一新。在第一章《我的先祖》、第十四章《我的家》中,追溯了“洪武大移民”和“山西大槐树”,追忆了第一故乡——庄浪柳梁乡王家高房村,缅怀了他们家的第一代功臣——太爷及列祖列宗,对他们不甘穷困,走南闯北,艰苦创业,养育儿女,振兴家族的坚韧毅力和顽强抗争的精神给予充分肯定,热情礼赞!他写道:

       人类学家认为,人类种族的迁徙,肯定会增强其生命素质和生存能力的提高。这正如庄浪俗语中“树挪死,人挪活”的说法。我可爱、可敬的先祖们蓬头垢面,状如乞丐,但他们眼中闪烁的是倔强的光芒,他们胸中燃烧的是创家立业的火焰。他们立誓要把苦难、意志和智慧一起淬火,磨砺成一把不钝的锄头,在这块热土上开掘希望,以期收获明天的丰硕。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族谱的重要性类似于一个国家的国史。我国历史上的思想家、政治家、历史家、哲学家、文学家无不重视国史、族谱的编纂、研读、并乐意为之序,欧阳修、苏洵、宋濂等莫不如此。章太炎先生就深有感慨的说:“夫读史之效,在发扬祖德,巩固国本,不读史则不知前人创业之艰难,后人守成之不易,爱国之心,何由而起?”据此引申,我认为,先人不修家谱,后人怎能溯源报本?后人不续修家谱,后人之后人又怎能慎终追远?子孙后代不翻阅族谱,不借鉴家族史的经验教训,又如何兴旺发达,千秋永昌?

       《岁月之歌》,对于志敏学友的家族来说,毫无疑问有五大作用,即传承维系血缘亲情的作用,彪炳祖宗德功言的作用,提供节庆敬奉祖先神位载体的作用,激发后代孝道之心的作用和光大家风的家族历史教科书的作用。并将随着岁月的推移,会越来越为后代所认同,为世人所深切感受。但愿今人倍加珍惜!



      “传”,对于国史来说,作为人物传记,是其中的一部分,如司马迁《史记》中“本纪▪秦始皇本纪”、“世家▪留侯世家”、“列传▪淮阴侯列传”等。

      “传”,对于家史来说,是族谱中的一部分,即世袭章节中祖宗生平事迹的具体化。不过,一般的族谱不这样写,实际上是因为没有条件写,没有文化人写,只好标明世袭、姓名、生卒、坟茔罢了。如果家中有人写,或能请上文化名人写,或亲自写成自传,待百年之后,作为补充资料,列入族谱,供奉在神龛,也未尝不可。

       “传”,在内容“不离其宗”的前提下,形式也是多样的。有突出历史贡献的帝王,有的叫“大传”,如梦宛主编《中国皇帝大传》,阎崇年著《康熙大传》;有的叫“传”,如赵克尧、许道勋著《唐太宗传》。有忠诚,敢担当,青史流芳的将相,有的也叫“大传”,如朱东润著《张居正大传》,〔日〕冈田武彦著《王阳明大传▪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上、中、下》;有的叫“传”,如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金冲及主编《周恩来传》。有的叫“传记”,如﹝美﹞霍华德▪基尔申鲍姆著《卡尔▪罗杰斯传记》。有时为了增强画龙点睛的渲染作用,在“XX传”、“XX大传”之前或之后还可以附加评语,之前的叫定语,之后的称补语,如田本相、吴卫民、宋宝珍著《响当当一粒铜豌豆▪田汉传》,关河五十州著《张作霖大传▪一个乱世枭雄的崛起与陨落》。

       有的“传”,在“传”前增加几个字或一个字起限定作用,如尚明轩著《孙中山先生图文全传上、中、下》、师永刚、杨素编著《蒋介石图传》、唐宝林著《陈独秀全传》、李喜所、元青著《梁启超新传》、马亮宽著《傅斯年评传》、温暖著《张爱玲情传》。为了突出人物的鲜明个性,在此基础上,还可以揭示人物的身世之谜,如王拥军著《萧红新传▪文学洛神的一世飘零》。

       有些人物传记,没有标明“传”或“大传”,只标姓名的,如王晓磊著《武则天1—3》;姓名专用称呼共标的,如朱云乔著《杨绛先生》;姓名前标明人伦关系,或职务官衔,或誉称评语,如宗璞著《我的父亲冯友兰》、施昌学著《海军司令刘华清》、度阴山著《帝王之师▪刘伯温》;姓名之后再强调主人公个性特质的,如度阴山著《曾国藩▪又笨又慢平天下》。如果演义、戏说人物,通常称“传奇”(不读zhuan,读chuanqi),如晏青著《崇祯大传奇》、纳兰香未央著《护国军神之蔡锷将军▪儒将传奇》。

       “传”反映人物,横向分析,在同一时代,对同一人物,不同的作者,德才学识不同,出发点不同,角度不同,所作的“传”肯定不同。如《毛泽东传》,我没有统计,不知有多少,中国人写,外国人写,写全传的,写专题的,谁说就完全一样呢?如果我们分别读﹝美﹞罗斯▪特里尔、﹝俄﹞亚历山大▪潘佐夫、﹝英﹞迪克▪威尔逊三人所著的《毛泽东传》,就不难发现其中的明显差异。纵向分析,有时会随着作者研究的深入,世人认识的深化,时代的变迁,政治的需要,隔代相知赏识者的出现,其春秋褒奖、人格精神、思想境界是会不断升华的,如文圣孔子、武圣关羽、名相孔明等。有史以来,宰相或丞相,多如牛毛,不足为奇,正如《红楼梦》“好了歌”所唱“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但像孔明者能有几人?孔明自比管乐,好为梁父吟。东吴张俨说,“仲达之才,减于孔明”,孔明“虽古之管、晏,何以加之乎!”西晋陈寿在《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中认为,孔明只是一个善于治理政务的“能吏”。以后东晋习凿齿《汉晋春秋》、南朝宋裴松之、唐宪宗宰相裴度等的评价,基本没有超出陈寿的。就是晋张辅的评价,显示出了新的高度,他说,“殆将与伊、吕争俦, 岂徒乐毅为伍哉!”到北宋仁宗、神宗朝代,因为范仲淹、王安石改革,士大夫对宰相的品学能有了新的“价值评估指标”,孔明逐渐演变成圣人。程颐说,“孔明有王佐之心,然其道则未尽”。宋室南渡,针对汉奸宰相秦桧,一些历史学家或爱国志士,搬出诸葛亮,敬奉上祭台。春秋学大家胡安国,把西蜀定为正统,孔明定为古今贤相第一。其长子胡寅不满意陈寿等人的观点,认为唯有自己是隔世知音,另作《诸葛孔明传》,盛赞说,“贤哉远矣,亦何愧于伊尹、周公耶!”“庶几哉,帝王之辅,伊、吕之俦,度越管,萧远矣!”大理学家、寅弟胡宏说,孔明“其志大,其量弘”,“蜀人久而歌之,犹周人之思召公也。”宏大弟子张栻,创作《汉丞相诸葛武侯传》,说孔明志在匡正世风,专注于美德,不迷惑于色相。历史学家郑樵、萧常也分别作了《诸葛亮传》,萧《传》强调,陈寿“《传》称,‘始亮在隆中,以管、乐自许’,余谓亮王者之佐,岂与管、乐同在功利之域哉!臆者,《传》之误耳!”后经过朱熹、陈亮、叶适、吕祖谦、陆九渊、杨万里等人的极力推崇礼拜,孔明的形象臻于完美。比较发现,唐朝前,孔明是霸者的辅相,在功利上求进取,谋求建功立业,获取德功言;宋以后,孔明一跃成为伊尹、吕尚、周公、召公式的人物,成为王者的宰臣,在用心上显至诚,不计个人利害得失,立志为天下谋太平。明清之际,罗贯中一部《三国演义》,综合各类史书,包括官方的,民间的,经过司马懿口,称赞孔明真“天下奇才也!”从此,中华民族史上出现了一位无所不能的智慧化身!中国人心目中树立起了一尊崇拜的偶像!

       “传”,还有一种“自传”类型,如《冒险年代·美国总统胡佛自传》、《亨利·福特自传》、被称为“昭和棋圣”《中的精神·吴清源自传》。“自传”有别人代写,亲自审阅,如罗银胜著,杨绛生前审阅的《杨绛传》。有口述整理,如白崇禧口述,贾廷诗、陈三井等记录,郭廷以校阅的《白崇禧口述自传》。有“回忆录”性质的,如〔南非〕《德克勒克回忆录》、《干预·战争与和平中的一生安南回忆录》。

       《岁月之歌》虽未标明“族谱”或“自传”,但就其内容来说,实际上是二者的统一体,当然,“自传”的色彩更浓烈罢了。全书共十五章,抛开狭义不论,广义可用“自传”全概括之,因为它直接或间接讲述的全是与作者自己有关的,尽管涉及的人物众多,但都紧紧地围绕着“自我”这个中心;尽管章节繁多,但重点仍然是特别闪光耀眼的军旅生涯。整部著作的特点非常突出,集中在一个“真”字,烘托在一个“情”字。具体表现为“八真八情”。即人物真实,人情无价;时间真实,情注其间;地点真实,情满大地;工作真实,热情投入;生活真实,激情似火;故事真实,情谊难忘;情感真实,情从心出;感想真实,情合哲理,真实动情地记录了作者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生历程。

       我们通览作品,放眼王氏家族,重现作者历程,真是丰富多彩,生动亮丽。先人创业艰难,自强不息,忠孝传家,勤俭持家,仁义发家,和气兴家。作者的小学生活天真纯洁,白玉无瑕;中学生活春光烂漫,风华正茂;军校生活铁血男儿,英气浩然;部队生活烈火真金,昆仑肝胆;爱情生活天作之合,柔情似水。作者在人生的道路上,一路阳光,一路歌唱,情贯到底,情满人间,恰如一副富春江山水长卷,次第展开,目不暇接,引人入胜,动人心扉,扣人心弦,激动不已!

       一是情系故乡,歌唱庄山浪水。

       在第七章“初二·五班” “后坑看玉米”一节中,开头就赞美水洛城,歌唱母校校园:

     庄浪县城背靠二郎山,依傍洛河水,风景优美,娴静舒适,有庄山浪水之美誉。二郎山就是一座龙形山,开遍紫荆花的紫荆山就是龙首,两只龙眼睛均在一中校园,一处位于前操场的水泉,另一处位于后坑中央,泉水一年四季清澈旺盛,夏不干枯,冬不结冰,犹如神泉。

       在第八章“春天的故事”“赶集”一节,转述考证了“庄浪”的说法,历史上少数民族羌族中的庄浪族也好,元初庄浪族首领统治管理庄浪也好,今庄浪是东庄浪也好,今永登是西庄浪也好,藏语音译“庄儿浪娃”也好,诗化的庄山浪水美誉也好,都是“我们的先祖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驿站”(台湾作家杨明语),都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实实在在的故乡”。无论赤子在天涯,在海角,都是一生魂牵梦绕,回首向往的美丽天堂。作者化用一位伟人的名言,在自己一本书的扉页上写过这样一句话:“我是庄浪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爱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更深深的爱着庄浪人民。”

       二是情系祖先,歌唱春晖。

       中国历史上,涉及孝道的著作有《孝经》,人物有《二十四孝》、《女二十四孝》和《百孝图》。对于个人来说,孝是立身之本;对于家庭来说,孝是齐家之宝;对于国家来说,孝是治国之道,西汉初就奉行“以孝治天下”的原则;对于个人道德品质来说,孝是最好的品德,古语有“百善孝为先”的说法;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对于当代教化来说,孝具有潜移默化,使父母得到人格尊重,使孝子扬名于世,使民众得到亲近友爱;对于传承教育来说,孝具有传宗接代,敬畏祖先,尽心尽孝,延续孝道,家族和谐吉祥,利于社会安全稳定的作用。

       《岁月之歌》,作者在写太爷太奶、祖父母、父母亲、岳父母、伯叔父辈时,情不自禁的唱响了一首首孝道之歌。例如:

       在“父辈的生活”中歌唱道:

      我很佩服我的父辈,生活那么穷困,日子那么艰辛,还就是没有分家,没有各奔东西,自然团结起来抵抗困难的力量嘛。更可喜的是,姊妹五人,没有一个饿死,没有一个送人,竟然都长大成人,健健康康地迎来了新世界的到来。

       在“母亲”中歌唱道:

       妈始终是我们家当之无愧的一个天。大大在世时,两位老人共同哺育我们姊妹六人长大成人。大大去世后,妈以她六十岁的年龄,继续无怨无悔地教导、陪伴我们成长,独自撑起这个家,使我们全家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解放”和春天。

       在“岳父母及家人”中歌唱道:

       岳父在水洛公社工作期间,走遍了全公社的每一个村社,结识了无数多的农民朋友,以朴素的感情和扎实的作风,把自己完全融入到老百姓之中,为民做主,为民干事,深受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

       三是情系老师同学,歌唱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在第八章“难以忘怀的老师”中,热情介绍了高中时的同学和老师,把同学情、师生谊看作天地间的一种真情,一种大爱,记在内心,刻在肺腑,感慨不已。他将语文老师李纪元在1979年12月18日赠给作者和另一位同学石镜如的七律佳作,捧在双手,奉献给读者。诗曰:“回首往事泪空流,展望明晨愁该收。先生先死乃我事,锦绣前程尔辈走。漫抛脑力做黄牛,默洒心血谁来酬。残生了却发问句:还能再负一老朽?”一位甘为人梯,愿做蜡烛,勤为蜜蜂,实为园丁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美好形象。闪出心中,跃然纸上,树立在我们眼前,闪闪发光!

       四是情系边疆,歌唱军魂。

      在第十二章“都那拉拉▪前哨”中,他深情的回忆了部队生活的一个片段,就是参观考察原叫塔斯堤边防连,后叫“小白杨边防连”的边防站,就是阎维文赞唱 “小白杨”的那块极不平凡的神秘神圣的美好地方。他身临其境,重温经典,如闻其声,既看到了“像哨兵似的树木”——小白杨,又看到了“像挺拔不屈的小白杨似的人”——哨兵,深刻体验到了真正军人身上显示的军魂。

       五是情系伴侣,歌唱爱情。

       从第七章“文体特长班”开始,在第八章、九章、十章、十一章、十二章、十三章,作者介绍了他和杨军同志爱情生活的全过程,在第十四章中,分“杨军(一)、(二)、(三)”,介绍了杨军同志党政工作的不平凡,唱响了一首首爱情赞歌,流露出对爱人痴心热爱的深情和由衷敬佩的赞美之意!

       在“军校生活”的“拉练演习”的一天夜晚,夜不能寐,表面上说的是同学李振南和董武如何如何,实际上是说他自己:

       在这诗一般的夜晚,谜一般的帐篷里,做一个甜蜜的美梦是合乎情理的。……愿你们在甜蜜的梦乡里和自己相爱的人相会,以吸取无穷的力量和火热的热情,让自己的青春在新的一天,更加燃烧起来,以最大的热忱投入这火热的生活。

       在“裕民八连”“探家”返回部队,写给杨军的信中,推荐一篇文章时说:你们女性追求事业与生活的态度和精神感染了我,她们对待人生的态度,给了我那么大的力量。我醒悟了:人,特别是作为80年代有知识的青年人,不但有甜蜜的爱情,有温暖的家庭,更有迷人的事业,在工作的基础上,在想想恋爱和家庭,这样生活的内容,才能找到人生的内涵和真谛!

       1987年1月25日,喜结良缘后,作者沉浸在无限喜悦之中,他说,“三个月的蜜月,真是幸福的日子比蜜甜,或者说新婚生活像花儿一样”;1989年8月12日,女儿田田出生后,作者喜从天降,倍觉田田可爱,更觉得妻子了不起,他说:“女人之所以伟大,就是担负着人类下一代的繁衍任务;母性的光辉,集中体现在对子女的哺育之中”。

       志敏和杨军,从同学到爱人,经历了相遇、相识、相慕、相知、相爱、相敬、相守的人生阶段,爱情是纯真的,事业是成功的,生活是圆满的,情操是高尚的,境界是美丽的,比起历史上那些帝中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将相中韩世忠和梁红玉、才子佳人中赵孟頫与管道升、成语举案齐眉中梁鸿和孟光毫不逊色,堪称为当今社会“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的一对模范夫妻!夫妻二人能奋斗到如此,实属不易!个中的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唯有己知!唯有天知!


       志敏同志作为一名军人,为什么能写出如此感人至深的作品?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他身上充分体现了习总书记对现代革命军人提出的“有灵魂、有血性、有本事、有品德”的“四有”要求,整部作品完全符合中华民族的道统论和文统论,主要表现为三方面。

       首先,作者是一名热爱学习,学识深厚,想象力丰富的人。无论在中学,还是在军校,还是在部队,还是在武装部,都如饥似渴的发奋学习,最爱读名著经典,如路遥的《人生》、《平凡的世界》等,逐渐培养起了“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路遥精神。看到都那拉拉银装素裹的雪色世界,就唱响毛泽东“沁园春.雪”;看到新疆美丽的夏天大草原,就背诵玛拉沁夫《花的草原》和《敕勒歌》;1991年9月进北京,就想起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登上八达岭长城,就想起毛泽东《清平乐.六盘山》“不到长城非好汉”;“赴藏慰问”时,就想起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看到田田上学远去的背影,就“我想到了朱自清写他的父亲的《背影》,我想起了1982年秋天在乌鲁木齐送父亲上火车的背影,此时此刻,我看到女儿的背影,胸腔犹如打翻了五味瓶,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回来后,我写了一篇女儿的《背影》,觉得写得情满纸背,当时我还给武装部全体人员朗读了一遍。”

       其次,作者是一名长于体验,勤于思考,思想敏锐的人。在大作的尾声,名为随想,实为感想,确是思想。如 “说起工作方法,我一直崇尚‘减法’”;“我干工作还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新奇,越是没干过的工作,我越能兴奋起来,投入的越多”;“我没有宗教信仰,可是道家的道法自然,顺应自然,无为而治,天人合一的道义我是很喜欢的”;“欧阳修退而未休名千古,他是政治家、文学家、历史学家,是一个伟大的人物,我们完全效仿不得,但是可以学习他的这种人生态度和伟大的精神。”

       第三,作者是一个热爱生活,感情丰富,激情燃烧的人,正因他满怀深情,才能发之于心,注之于笔,成之于书,最终打动了人,感染了人,激励了人。可以说,所有的著作,离开情感就苍白无力。冯友兰研究生、蒙门哲学掌门人蒙培元先生《情感与理性》,就是研究情感哲学的专著。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写“垓下之战”时,对项羽充满着崇敬和同情:“于是项王乃悲歌忼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阙,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至于文学作品,特别是诗歌,感情更加激烈。中国诗歌史上,具有开山纲领性的“诗言志”、曹丕“诗赋欲丽”、司空图韵味说、严羽妙悟说、王国维境界说,虽没说到情字,但我认为,只要口一张,笔一挥,能不表达情感吗?陆机“诗缘情而绮靡”、皎然情性说、王士祯情韵说、袁枚性情说以及现代的情志诗、情理诗、情事诗、情境诗,就明白无误的肯定了情感在诗歌中的重要作用。同是写项羽,李清照《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给读者的震撼力和冲击力是何等强烈!

       当前,文学艺术领域出现的“白先勇现象”,就再次证明“情感”在创作中的重要性。身为华人世界最为知名的文学家之一,白先勇先生的一生始终交织着“情与美”二字。少时辗转于海峡两岸,半生流离于海外,历经童年战乱,青年从文与刻骨爱情,……感怀人世变迁和家国沧桑,尽显悲悯与赤诚情怀。及至生命暮年与传统文化结下大姻缘,日思夜想的无非一卷红楼,一曲惊梦,皆系于一个“美”字,就此走上“一个人文艺复兴”的命途。在容量丰沛的一生中,至情至性,步步生风,绽放出生命的大光彩!

       人,挺立天地之间,作为万物之灵,贵有思想,必有情感。无情,不知为何物?有情才能言人,言万事;一往情深,才能做人干成事。志敏先生和白先勇先生一样,是一个大性情中的人。他因情而生,因情而奋斗,因情而著书立说,传之家族,传之子孙,传之后世,传之不朽!

 2017年3月20日春分于兰州黄河岸边


作者简介:王兴,乳名全才,普用名宏笃,笔名有三观、啸大江、蓬莱草称谓。 生于1955年3月19日,著作有《论文诗词楹联选》、《智慧逻辑》、《魂兮归来》、《朔昀啸》、《而已论》、《玉壶集》、《三观墨迹》、《道·上卷》、《道·中卷》、《吴家军甲午八百年祭》,发表论文数十篇。

解读庄山洛水

庄山洛水(纯文学)

公众号 :zsls6820836

制  作:竹林晓风

投稿邮箱:37885382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