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札记 | 钩沉·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研究所

上海出版史研究2021-03-02 06:38:14

谈及上海出版史的研究,就不得不提上世纪六十、七十年代,设立于上海的一个机构——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下简称“文献”)。这是中国较早设立的出版研究机构之一,为中国近现代出版史料的搜集整理做出过卓越的贡献,但在历史的重重尘埃之下,这个机构已经不太为人所知。

笔者因偶然机会,听到出版业前辈提起,便对其产生兴趣,并多方搜集相关资料,以期能对该机构的状况做一简单的勾勒,以便更多的人能够知道这段历史,知道那些人事物。要说明的是,本文并不严谨,纯是读书札记,期望可以抛砖引玉,能够更多地引起感兴趣的朋友们的注意,得到更多师友的指点。


一、史料及研究情况


目前对“文献”记载最全面的资料是担任过“文献”主任的方学武先生的回忆文章《回忆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原载《古旧书讯》1987年第三期,后收入内部刊印的《疾风知劲草——方学武革命回忆录》以及上海书店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俞子林主编《百年书业》)。《上海出版志》对“文献”的介绍与该文所述大抵相同,或即本于此文。除方先生文章外,涉及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的,主要是便是曾在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工作过的徐铸成、孔另境、何满子、朱联保、林炜等人的回忆文章及书籍。[①]

至于“文献”的研究情况,除去部分综述性文章有提及外,如陈矩弘《新中国出版史研究(1949-1965)》(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2)、刘兰肖《新中国出版业发展之路》(中国网),就笔者所见,尚未见到针对该编辑所的独立研究文章。 


二、“文献”概况

(一)创建

据方学武先生回忆,“文献”创建于1961年,但1966年后,因情势变化便停止了工作,到1976年“结束”。 [②]“文献”,设立于现上海古籍出版社旧址(上海瑞金二路272号)。[③]当时,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前身——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并不在瑞金二路办公,而在绍兴路7号。(李志茗《上海古籍出版社60周年:从康平路到瑞金二路》,澎湃新闻)

说起创建的缘由时,徐铸成先生在其《新闻丛谈》(徐铸成《报海旧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中提及过“文献”设立的背景,即时任上海出版局局长的罗竹风被姚文元批评后:

那时,受“左”的思潮影响,要对上层建筑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掺沙子”,自然,光把“沙子”掺进去还不行,得把“泥土”剔出来,于是出版界成立了一个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把各出版单位剔出的“泥土”集中起来,加以“利用、限制、改造”。

陆祖耀《徐铸成与<申报索引>》(上海新书报编辑部《书香的故事》(续编本),学林出版社,2003)的文章中也谈到“文献”的建立:

那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上海新闻出版系统把一批资深业精的老记者、老编辑从各单位的领导岗位或工作第一线抽调出来,集中成立了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专门从事收集整理编辑出版我国近现代的新闻出版史料。

“文献”诞生的历史环境,客观上也使“文献”无可避免地成为曾在“文献”工作的老同志们伤痛之地。在当时,去“文献”并非好事。洪汛涛先生在其《我的业务自传》中说,1963年12月,“被无端诬陷,贬去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转引自汪习麟《洪讯涛评传》)“贬”之一字,可见洪先生的当时心境!徐铸成先生也回忆说,文献编辑所实质是各出版社被认为有问题的人的收容所。(李伟《徐铸成的“文革”——黑暗尽头是黎明》)何满子先生回忆说:

我被分配到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那里是收容右派、反革命、历史上有问题的、合营后的私方人员的地方,徐铸成、尚丁、秦瘦鸥等人全在那里(何满子《沙聚塔》,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9)

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是1958年我离开上海后新设立的单位。我很快知道,这个单位除了管事的和少数‘掺沙子’进来的积极分子外,多数是有问题人物,如右派分子、历史反革命、公私合营后的资方人员等等,也就是后来‘文革’时被称为‘牛鬼蛇神’的这类人。(何满子口述、吴仲华整理《跋涉者:何满子自述》,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二)任务

据方学武回忆,“文献”的任务是:搜集、整理、编辑近现代的出版资料,为文化出版事业提供资料。经全所同志的努力,至1965年2月统计,共整理了出版资料142件,分属有关图书资料、报刊资料、出版史料、专题史料等。[④]

“文献”还支持过北京的版本图书馆编辑《民国时期总书目》。1960年,版本图书馆派人去上海图书馆工作,“文献”在人力方面给予过很大支持。到1962年底,把上海图书馆所藏的新中国成立前中文平装图书制成了一套分类片子,总计约9万种。此后,版本图书馆的人员撤回后,“文献”还就上海地区继续进行查补。(王润华《<民国时期总书目>编辑纪事》,载《记忆国图——国家图书馆105周年馆庆纪念》,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4)[⑤]

“文献”似还准备编过《出版文献资料》丛刊。据一位“文献”的后人回忆:

 1961年,上海出版系统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原地址上建立了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主要工作是搜集、整理、编辑近现代出版资料,从事出版史料的搜集整理工作;也准备计划过编辑出版一个《出版文献资料》丛刊,家父从郊县接受右派的改造后,未能回到原来的机关,而是进了这个蒙张春桥先生抬举、看得起,点名叫为“人少妖风大,池浅王八多”的小小的编辑所。在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同仁们作过积极的筹备,组过很多文稿。但好事多磨,几经折腾,又迎来了个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筹备的刊物,当然一风吹得无影无踪了。(ryu《何以遣乡愁唯有豆浆》)[⑥]

(三)机构

“文献”与中华上编的关系很密切。不但,其首任主任为中华上编的总编辑李俊民,[⑦]而且,“文献”的一部分也是从中华上编并入的。“文献”建所之初,所做的最重要任务便是为《申报》编制索引。《申报》的影印工作最初由中华上编负责,而编制索引工作由“文献”负责。后来,丁景唐将方学武调任“文献”主任,并将中华上编的《申报》影印组并入“文献”。(韦焕《纸墨相伴七十载——记丁景唐编辑出版生涯》)[⑧]

据汪耀华《文革”时期上海图书出版总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4年)附录记载,1967-1970年,“文献”曾短暂移名为“革命出版社”。1970年,“文献”并于上海出版革命组,后又并于上海人民出版社(大社)。

(四)去向

方先生回忆文章提到“文献”于1976年“结束”,但具体是如何结束的呢?

徐铸成先生对此有过回忆。据《徐铸成回忆录》(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记载:1973年,

上海文献出版编辑所,已被取消了,一部分回原单位,大部分职工则并入辞海编辑所。

何满子先生在《沙聚塔》中也回忆说:1978年,“同时我也去了上海辞书出版社,原来的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已经并入了辞书社。”以此看来,“文献”大部分并于上海辞书出版社,应该是准确的。中华书局辞海编辑部后于1978年改变名称,为上海辞书出版社。

据方先生回忆,“文献”结束后,所有资料已移交给有关部门保存、整理、使用。但后来这批资料使用情况如何呢?从现有记载来看,部分是交由学林出版社整理出版了。柳肇瑞先生《回忆与思考》(学林出版社,2004年)回忆说:

“文革”前,上海出版局下面有个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成员多数是旧社会过来的老出版工作者,任务是整理资料或回忆往事。“学林”成立后,局领导决定把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形成的书稿交给“学林”,选择可出版的出版。学林出版社先后出版的《近现代出版新闻法规汇编》、《近现代上海出版业印象记》,稿源都是从这里面来的。《回忆亚东图书馆》也是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留下的一部稿子。

郑逸梅的《书报话旧》也是应“文献”编写,后来由学林出版社出版的。郑逸梅《纸帐铜瓶室文丛:小富则集而藏》(上海文化出版社,2015)中也有记载:

最幸运的,是上海学林出版社为我刊行的《书报话旧》,这是应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之约而编写的,及完成,即发生了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当然不可能问世了。值得欣慰的,本书原稿在浩劫中没有被毁,转移到了上海辞书出版社和学林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秋,学林出版社编辑陈政文把原稿交给我,并嘱我修改补充……一九八三年秋,居然出版了。


三、“文献”的工作人员

关于“文献”工作人员的数量,据方学武先生回忆是90余人(《文化大革命的遭遇》,收入方学武《疾风知劲草——方学武革命回忆集粹》)。我多方搜罗,暂时仅得64人,现列名如下: 

序号

姓名

职务

来源

1

李俊民

主任

方学武文章

2

方学武

主任

方学武文章

3

季楚书

副主任

方学武文章

4

沙子扬

副主任

方学武文章

5

庞来青

副主任

方学武文章

6

张立华

副主任

方学武文章

7

徐铸成

编审

方学武文章

8

俞鸿模

编审

方学武文章

9

孔另境

编审

方学武文章

10

赵景源

编审

方学武文章

11

尚丁

编审

方学武文章

12

李小峰

成员

方学武文章

13

汪原放

成员

方学武文章

14

朱联保

成员

方学武文章

15

刘哲民

成员

方学武文章

16

徐启堂

成员

方学武文章

17

陈锡麟

成员

方学武文章

18

严长庆

成员

方学武文章

19

陈长江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0

杨兆麟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1

孙庆瑞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2

卢雄声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3

龚淡樵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4

阮渊澄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5

秦瘦鸥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6

田多野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7

杨复冬(钟子芒)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8

修孟千

成员

方学武文章

29

章西崖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0

洪嘉义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1

孟世昌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2

王鼎成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3

陈和坤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4

曹诗成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5

潘勤孟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6

陈正炎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7

荣鹤鸣

成员

方学武文章

38

刘伯涵

成员

何满子文章

39

陈丽霞

成员

何满子文章

40

林国华

成员

沪港出版年会论文集

41

何满子

成员

林炜文章

42

金性尧

成员

林炜文章

43

钱君匋

成员

林炜文章

44

林炜

成员

林炜文章

45

庄晴勋

成员

俞子林书林岁月

46

徐启堂

成员

朱联保书

47

陈政文

成员

陈政文回忆文章

48

范若由

成员

出版史料·进步史料文章编目、徐铸成日记

49

何求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0

吴其柔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1

陈丽霞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2

许芯仁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3

吴小琴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4

崔衍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5

熊大绂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6

稽德华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7

旋小包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8

丁正邦

成员

徐铸成日记

59

钟志坚

成员

徐铸成日记

60

曹予庭

成员

徐铸成日记

61

戴光组

成员

徐铸成日记

62

洪汛涛(田多野)

成员

徐铸成日记

63

孙世谔

成员

徐铸成日记

64

秦浩

成员

徐铸成自述:运动档案汇编

 

四、“文献”编辑整理的资料目录

下列目录,不包括方学武文章中所列的142种,以下是从其他地方辑来的,但或与方文中所列有重复,先列于此处,请俟来日再详核完善。

 

序号

资料目录

来源

1

民国时期各出版单位出版图书 书目表一批

孔夫子旧书网

2

全国各解放区连环画(单行本)目录(初稿)

孔夫子旧书网

3

生活书店出版图书目录

孔夫子旧书网

4

申报影印本(样本)

孔夫子旧书网

5

世界书局资料汇编

朱联保书

6

世界书局历年大事记

朱联保书

7

出版法规汇编(1906-1949)

出版史料杂志

8

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出版机构人民出版社、上海书店、新青年社图书编目(初稿)

王一飞传略·文存

9

解放前商务、中华、开明出版中小学生自然科学课外读物编目

上海图书馆

10

1919-1949革命和进步书刊出版史料索引

上海图书馆

2018年2月28日 初稿 2018年3月10日 二改



[①]据方学武文章回忆,“文献”结束后,所有资料已移交给有关部门保存、整理、使用。因条件所限,笔者未能至上海档案馆查询旧档。此文所依据的材料均是现在笔者能找到的公开已出版或发表的材料。

[②]据徐铸成先生回忆,“文献”或于1973年便已结束了。详情见后文。

[③]林炜《与胡风无关的“胡风分子”何满子》,载《上海采风》2016年第8期

[④]“所谓‘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几近于一个大规模的资料库,里面藏有各种书刊;资料堆积过久,纸质会变黄变脆,成为无用之物,于是集中此人来,分门别类加以登记在案,遂命其名曰‘编辑所’。洪讯涛等人调到这儿,就做这样的归类登记的事。”(汪习麟《洪讯涛评传》,希望出版社,2003年版)汪先生在书中对“文献”有如此介绍,存此备考。

[⑤]赵良珍《杂谈<民国时期总书目>的编辑工作》一文对此事也有述及,还提到“上海出版文献资料编辑所组成了一个三十多人的班子”等细节,可以参考。

[⑥] 网页链接见:www.backchina.com/blog/282517/article-263879.html

[⑦]据高克勤《传薪者:上海古籍往事》记载,1958年起至1966年,李俊民任中华上编总编辑,但方学武先生回忆说,1961年李俊民担任了“文献”的首任主任。这中间,李俊民先生的职务,还需进一步考证。

[⑧]关于“文献”在《申报》影印中的作用,可参见夏和武、马军《未竟之业: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与<申报>影印的规划设计》(《中华书局与中国近现代文化》,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